設置

關燈

第三章 因果報應

    寒山城隸屬紫府郡管轄疆域,不僅僅是紫府郡的最南部,也是天網帝國的南部邊陲,緊鄰南部蠻荒大澤。而北方,則是紫府郡百姓談虎色變的金鸞山脈,延綿萬里。

    記憶。

    是一筆寶貴的財富。

    地球上生活百年,他從崢嶸少年,榮華富貴,到后來的韜光隱晦,平靜安詳,見證了太多的生與死,經歷了太多的離與別。

    他是葉天!

    也是現在的葉瞳。

    而之前的葉瞳,記憶則被他融合,他是主導,卻繼承了葉瞳的一切,包括這毒體之身,這個世界的葉瞳,性格孤僻,懂得隱忍,長年累月飽受劇毒摧殘,意志力極強。

    兩種性格。

    兩種人生。

    如今的葉瞳有種感覺,自己以前的性格,明顯受到了之前的葉瞳的影響。

    而這里……

    葉瞳深知這個世界的浩瀚與絢爛,與末法時代的地球相比,有著云泥之別,如同牢籠般被困整整十年的寒山城,盡管在外人眼里,屬于混亂之地,冒險者世界,南部最大的交易市場,但對現在的葉瞳來說,卻仿若未發掘的寶藏,隨處充滿機遇。

    曾經的他,實力比如今強大百倍。

    但如果選擇,他更傾向于這次重生般的境遇。

    因為……

    這里有仙山,有靈地,也有可以呼風喚雨,逐星追月的修道者。

    珍藥坊被毀,藍銀耗盡,對劇毒之軀的葉瞳來說,算是遭遇雪上加霜的困境,但也激發了他心底的斗志。畢竟,曾經地球百年磨礪,無數次徘徊在生死邊緣,早已鍛造出他百折不撓的韌性。

    “小主。”

    駝背老人藥奴,眼底泛著寒光,從院外駐足的張品壽和張鐘穎父女身上掠過,平靜說道:“外面還有人求藥。”

    求藥?

    葉瞳嘴角翹起,笑意里蘊藏著冷冽。他如果是之前的葉瞳,倒是會很不滿。

    但上一世,飽受人情冷暖,看透很多事情的本質,所以不怪張品壽父女沒有參與施救,畢竟面臨威脅之時,有些人是會選擇明哲保身,倒是身邊的傾城少女,贏得了他的好感。

    穆千嵐凝視葉瞳的表情,心底泛起古怪感受,她見過有人在笑,卻笑得森寒盡展,但這種笑容,如今出現在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臉上,卻讓她心生寒意。

    這一瞬間,她敏銳捕捉到少年的眼神,深邃,滄桑,又夾雜著幾分犀利。她很難想象,這種飽經風霜的老人才會擁有的眼神,怎么會出現在一個少年身上。

    他……

    曾經到底經歷過什么?

    穆千嵐在心底自問,對葉瞳的好奇又增強幾分。

    “我叫葉瞳,一葉障目的葉,炯炯寒瞳的瞳。”葉瞳側對穆千嵐,似笑非笑的說道:“天道輪回,因果報應,此番施以援手,來日必當答謝。”

    “天道輪回?因果報應?”

    穆千嵐星辰般深邃明亮的眼眸中,爆發出璀璨的光芒,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如此蘊含天道至理話,竟然是從這個少年口中說出。

    興趣也好,好奇也罷。

    她那顆心,好似鐵器被磁石深深吸引,有著越陷越深的趨勢。

    穆千嵐想到此行的目的,輕聲說道:“不需要來日,我此次前來,是跟隨張家家主登門求藥,人命關天的大事,希望你能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值嗎?”

    葉瞳微微轉身,正視穆千嵐。

    穆千嵐心底滋生出一股說不清的滋味,重新看了眼張品壽父女,這才幽幽說道:“父……家父早年曾受張氏先輩恩情,正如你剛剛所說,天道輪回,因果報應,就當是替家父了結多年夙愿,還張家那份人情。”

    葉瞳沒有再說話,離開殘破院落的腳步,比之前平穩很多,來到張品壽和張鐘穎面前后,淡然問道:“求什么藥?”

    張品壽和張鐘穎把葉瞳和穆千嵐之前交談的內容,一字不差的聽在耳中,盡管他們做夢都沒想到,堂堂天網帝國的九五之尊欠他們張家的那份人情,竟然會在這種情形下了結,但身為至孝之人,張品壽也愿意獲藥救母。

    “百解液。”

    葉瞳一愣,眉頭瞬間皺起。

    百解液屬于極其難以配制的解毒藥液,所需的藥材更是千金難求,縱使他對配藥、煉丹有著九年的觀察,一年的實踐經驗,想要成功配制出百解液,依舊只有六七成把握,要知道,失敗一次,浪費的藥材都是天價。

    張品壽看到葉瞳的表情,心里頓時“咯噔”一下,滋生出不好的預感,他最近半個月,幾乎把整個寒山城找遍,也沒能找到會配制百解液的藥師,最終,他還是從寒山城城主龍戰城口中,得知這名不見經傳的珍藥坊,看到一線希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配不出來?”

    葉瞳淡淡說道:“配制百解液的藥材,你們想辦法湊齊,我的時間不多,希望你們能在兩日之內完成,配制成功之后,酬金分兩不取。”

    張品壽眼睛一亮,急促說道:“需要什么藥材,您盡管說出來。只要這寒山城能找到,我就有把握買到手。”

    財大氣粗啊!

    葉瞳隱隱有些遺憾,送上門來的肥羊,多容易薅毛啊!

    可惜!

    為了償還穆千嵐之前救火的人情,沒辦法收取藍銀,不管是前世的葉天還是現如今的葉瞳,都不喜歡欠下人情。

    葉瞳最近一年,之前的葉瞳幾乎把整個寒山城的藥材鋪踏遍,熟知每家藥材鋪的情況,所以,為了不浪費時間,當下平靜說道:“溫藥齋,那里藥材儲備量是整個寒山城最多,最全面的,就去那吧!”

    張品壽一愣,迷惑道:“在哪?”

    葉瞳聞言有些詫異的看了面前之人一眼,問道:“你們不是本地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張品壽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們是紫府郡郡城人士,此次攜家眷來這寒山城,行商是主要目的,另外便是讓家人出來散散心,我母親原本身體安康,誰曾想突然犯病,因此便滯留寒山城多日。”

    “你貴庚?”

    葉瞳微微皺眉詢問。

    張品壽答道:“今年正是古稀之年。”

    古稀之年……七十歲?

    葉瞳暗暗無語,這姓張的都已經七十歲了,他母親最起碼也得有九十高齡了吧?如此大的年紀,竟然還帶著她從紫府郡郡城,穿行數千里路來到這寒山城,真是亂彈琴,瞎折騰。他就不怕把老太太那把老骨頭給折騰散架嗎?

    南城。

    “溫藥齋”存在數百年,算是寒山城老字號藥材鋪,不管是進貨渠道,還是出貨量,都是藥材市場的那些商鋪難以媲美的。傳聞,溫藥齋有一支經驗豐富,武力極強的采藥隊,常年穿梭于名金鸞山脈,采藥的同時,更是會在深山中向其他采藥人收購藥材。甚至,好像連南部蠻荒大澤,偶爾都敢去冒險尋藥。

    此時。

    溫藥齋總管事常五,正無精打采的坐在藥材鋪大門旁,把玩著手里的七孔長笛樂器。他面前街道上,六輛能夠日行數百里的獅騾獸車架已經裝滿貨物,只需要他一聲令下,便可以啟程送貨。

    “常管事。”

    葉瞳帶著眾人到來,上前招呼道。

    常五瞇起雙眼,看到葉瞳之后,眼底閃過不耐煩,仿佛趕蒼蠅似的揮手說道:“你怎么又來了?我們這是藥材批發,之前零售給你,是看你可憐,可你沒完沒了了是吧?去去去,該上哪買上哪買去,別再來煩我。”

    葉瞳知道自己的前身很討厭常五,以前來這里購買藥材,常五之所以愿意出售給自己,完全是因為不敢得罪毒魔霍藍秋,可隨著毒老魔失蹤的時間越長,常五的態度也就愈發惡劣,現在,更是要把自己拒之門外。

    不零售?

    簡直是最低級的措辭。

    溫藥齋每天到來的客人,除了藥材批發商,零購客人兩只手也數不過來。他不愿意賣藥材給自己,更是和前身藍銀有限,每每都要討價還價有關。

    不過。

    他這次準備煉制百解液,不但一兩藍銀都得不到,還要累死累活,哪里還愿意受鳥氣?更何況,帶人來這里買藥材,是給他“溫藥齋”拉生意。

    葉瞳的態度冷了下來,淡漠說道:“這次不是我買藥材,是帶他們來的。按照藥材鋪的規矩,每位帶來客人的牙眼倌,都能得到半成提成,希望你等會別賴賬。”

    葉瞳所說的牙眼倌!

    是活躍在寒山城為各類行業拉客的一類人,每年都有大量冒險者來到這里,不管是出售貨物,還是購買物品,因為很多人對這里人生地不熟,所以需要牙眼倌帶路,負責介紹,事后不但能得到各家店鋪的提成,還能得到客人的打賞。

    常五剛剛精神不佳,倒是沒怎么注意葉瞳身后幾人。現在打量幾眼,他臉上不耐煩的神色如潮水般退去,他在生意場上摸爬滾打數十年,早就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,通過葉瞳后面幾人的衣著打扮,他就判斷出這些人來歷不凡,非富即貴。

    “嗨,原來是貴客臨門。”

    常五翻臉比翻書還快,笑容滿面的站起身,親切招呼道:“諸位是第一次來我們溫藥齋嗎?敢問需要哪些藥材?我們溫藥齋敞開大門做生意已有數百年,物美價廉,童叟無欺,絕對是寒山城最佳買藥店鋪。

    張品壽同樣是位精明人,知道自己之前沒有幫著救火,已經令葉瞳不喜,為了能讓葉瞳配制出百解液,他倒是不介意抬高葉瞳,淡淡說道:“我們需要的藥材很珍貴,數量應該也不會很少,但具體購買哪些藥材,他說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常五露出詫異表情,看了看葉瞳,又打量了幾眼張品壽,這才堆滿笑臉,問道:“葉小哥,你看……都需要哪些藥材?”

    “石黃,血滴子,千針葉,紫茶果……一共十六種,每種來三份。”葉瞳對配制百解液的藥方倒是很熟悉,隨口把需要的藥材、靈果名字說出來。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