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四章 意外之財

    常五瞠目結舌的看著葉瞳,隨著一個個名字從葉瞳口中傳出,他的心跳速度越來越快,眼睛里已經開始放光。尤其是到了最后,聽到葉瞳說“每種來三份”的時候,他差點開心的大笑出聲。

    十四種藥材,兩種珍貴靈果。其中有六種藥材和一種靈果的價格極其昂貴,每種沒有百兩藍銀休想買到。

    這是……

    價值數千兩藍銀的大買賣啊!

    常五再看葉瞳的眼神,簡直就像是在看一尊散發著金光的財神爺,熱情的把眾人迎進藥材鋪內后,一邊招呼伙計取藥材,一邊抓起測算器,測算所有物品的總價格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常五笑瞇瞇的看向張品壽,客氣說道:“總價格三千六百四十八兩藍銀,貴客初次臨門,我就擅自做主,把零頭給你們抹掉,只需要三千六百兩藍銀,希望諸位以后多多來我們溫藥齋捧場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張品壽帶著幾分傲慢,隨意的應了聲。

    常五滿心歡快,越是見到張品壽的傲慢,他越是覺得對方絕對非富即貴,是了不起的大人物,因此,他那謙卑的態度,也就越發的明顯。

    隨著配制百解液所需的藥材配齊,交付到張鐘穎手里后,常五笑得臉上都開了花,問道:“敢問,你們是用藍銀付款?還是用銀票付款?”

    張鐘穎拿出一疊銀票,抽出幾張遞給常五,然后又抽出一張百兩面值的銀票,遞向葉瞳,態度傲氣凌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葉瞳想都沒想,直接接了過來。

    兩世為人,他深知金錢的重要性,尤其是這個更加精彩,卻也更加殘酷的世界,金錢才能令他活的更長,至于說臉面……如今連命都朝不保夕,還管對方傲氣不傲氣干嘛?

    當然。

    他愛錢。

    但也有底線,就比如為了償還穆千嵐救火之情,配藥的費用則會免掉,那可不是區區一百兩藍銀就能打發的。

    葉瞳把銀票塞進懷里,然后看向滿臉笑容的常五,淡然說道:“常管事,人家客人都給了賞錢,難道溫藥齋不愿意遵守規矩?三千六百兩藍銀,半成就是一百八十兩,想你常管事可是這寒山城有頭有臉的人物,不會為了這么點小錢壞了規矩,又毀了溫藥齋的名聲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常五傻眼了,看著葉瞳的表情,就像是在看個怪物。

    規矩他懂,半成的提成他也明白,但那錢都是等客人離開后,店家再偷偷的結賬給牙眼倌,哪有牙眼倌當著客人的面,明目張膽索要的啊?

    “不準備給?”

    葉瞳眉頭一挑。

    常五咽了口口水,瞧瞧瞟了眼張品壽幾人,發現他們面色如常,并沒有露出什么惱怒表情,這才像是意識到什么,麻利的抽出幾張銀票,塞進葉瞳手里,眉開眼笑的說道:“怎么可能不給?葉小哥,你可是我們溫藥齋的財神爺,我常五欠誰的藍銀,也不敢欠你的啊!以后,還希望葉小哥你多多帶著貴客來捧場。”

    “好說。”

    葉瞳對于“狗眼看人低,有奶便是娘”的常五,倒是沒有多少鄙夷情緒,活在這個世上,都有自己的為人處世準則。常五……就是勢利眼罷了。

    房門處。

    一名穿著灰色小襖,戴著圓頂帽,尖嘴猴腮的青年,喜滋滋的跨進門欄,也顧不得常五身邊有人,從懷里掏出一個木質盒子,說道:“五爺,您讓我買回來的鐵環草,我給您帶來了,就是您說的那個數。”

    常五滿意點頭,隨手從懷里取出些碎銀,丟給青年后擺手說道:“賞你的,去吧!”

    “謝五爺。”

    尖嘴猴腮的青年賊笑幾聲,拿著碎銀心滿意足的離開,藥鋪賣藥自然也收藥,一收一賣之間利潤就出來了。

    鐵環草?

    葉瞳眼睛一亮,怦然心動。

    鐵環草是一種珍貴藥材,具有極強的寒性,同時還具有毒性,屬于一種難得的慢性毒藥。對于普通人來說,鐵環草簡直就是一文不值,但對于迫切需要的人來說,卻是珍貴至極。

    就如同葉瞳,他就需要鐵環草,如果能夠得到,那么他就能夠煉制出寒毒丹,能讓他再多活幾個月。

    “常管事。”

    葉瞳平靜問道:“鐵環草可不是什么好藥材,很多邪惡之徒得到后,都是用它來毒害別人。”

    常五臉上的笑容一僵,猛然間想到葉瞳最近一年,一直都在搜尋購買具有毒性的藥材,眼神頓時浮現出古怪神色,說道:“鐵環草對不需要的人來說,的確不是什么好東西,但對于需要的人來說,卻珍貴的很吶。就比如,葉小哥您?”

    葉瞳被看破心思,也不覺得尷尬,淡然問道:“這鐵環草什么價格?”

    常五眼底閃過精光,直截了當說道:“八百兩藍銀,不還價。”

    八百兩?

    葉瞳聞言,直接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他雖然迫切需要鐵環草,但他現在擁有的藍銀數量,滿打滿算也就兩百八十兩,距離八百兩可還差了好幾倍,錢差的太多,根本就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,葉瞳也懶得再呆下去了。

    張品壽和張鐘穎都是精明人,眼睛里帶著若有所思的神色,尾隨葉瞳離開。倒是那穆千嵐,皺起眉頭思索一番,然后對著常五傳音道:“鐵環草,暫且不要出售,三日之內,我定當回來購買。”

    常五瞪大雙眼,他確定穆千嵐的嘴唇動都沒有動一下,可那聲音竟然在自己心底響起,這說明,眼前這個擁有著傾國傾城美貌的女孩,是一位修煉者,而且實力應該很強大。

    “貴人啊!”

    常五克制住那份激動,凝重點了點頭算是答復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珍藥坊,葉瞳看著被燒得面目全非的破房殘院,直接來到偏房位置,打量了幾眼,然后招呼藥奴一起,把周圍的東西清理了一下,找出保存尚且完好的鼎爐,隨腳又把臟兮兮的紫棺踢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跟過來的張品壽,忽然發出詫異的聲音。

    葉瞳轉頭看去,發現他正盯著被自己踢到一旁的紫棺,頓時眉頭一挑,似笑非笑問道:“喜歡?”

    張品壽撿起紫棺,拿在手里觀察片刻,表情有些凝重,點頭說道:“喜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葉瞳看著張品壽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個白癡,他想不明白,這異世界的人喜好都那么別致嗎?竟然還有人喜歡棺材?

    張品壽拿著紫棺,有些愛不釋手,炯炯有神的眼神朝著葉瞳移動過來后,試探著問道:“小兄弟,這紫棺賣嗎?”

    葉瞳撇了撇嘴,說道:“賣。”

    張品壽急忙問道:“多少錢?”

    葉瞳瞇起雙眼,像只狡猾的狐貍,反問道:“你覺得它能值多少錢?”

    張品壽心底咯噔一下,頓時意識到自己表現出的喜歡,令眼前這個明顯不識貨的少年察覺到,說不定,等下他就會獅子大開口,狠狠宰自己一筆。

    糊涂了啊!

    張品壽暗暗一嘆,伸出一根手指,說道:“一百兩藍銀。”

    葉瞳拉虎皮扯大旗,裝作不爽的說道:“毒魔霍藍秋知道吧?他要是知道你以一百兩藍銀的價錢,把他視為珍寶的紫棺買走,一定會氣的跑到你們家祖墳前烤羊腿,你好歹也是從郡城來的富豪,扣扣餿餿不嫌丟人?”

    “咕嚕……”

    張品壽咽了口口水,眼睛里浮現出驚懼神色,他這才想到,這里可是毒老魔頭的地盤,眼前這個看上去病懨懨的少年,可是毒老魔頭的人,自己誰都能坑,但萬萬不能坑他啊!萬一哪天毒老魔頭知曉,自己張家可就要倒大霉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張鐘穎露出怒容,但想到惡名遠揚的毒魔霍藍秋,心里的怒氣頓時潰散。

    葉瞳擺了擺手,盡管他已經有過百多年的壽命,但現在畢竟是少年之身,所以說道:“張老先生,我沒什么眼光,你也不用忽悠我。想買這紫棺,就拿出你認為毒魔霍藍秋不會憤怒的價格。如果我覺得價格滿意,咱們就一手交錢一手交貨,保證回頭不會讓老東西去找你們張家的麻煩。”

    張品壽沉默半晌,這才緩緩說道:“五百兩藍金。”

    五百兩?

    不少啊!

    葉瞳露出一抹笑意,正準備答應的時刻,忽然面色一變,古怪的看著張品壽問道:“你確定是藍金?不是藍銀?”

    要知道。

    藍金和藍銀的兌換比例,可是十比一,也就是說,張品壽所說的五百兩藍金等于五千兩藍銀,哪怕是葉瞳曾獲得毒老魔留下來的錢財,也遠遠達不到這個數目啊!

    張品壽嚴肅說道:“沒錯,是五百兩藍金,正如你剛剛所說,如果你滿意的話,咱們就一手交錢一手交貨。”

    葉瞳壓制住心底的激動,擺手說道:“紫棺已經在你手里,藥奴,收錢。”

    忽然!

    他面色微變,因為他隱隱意識到,兩種性格影響,令自己的性格果真改變很多,如果說之前,自己絕對不會因為這種事情激動。畢竟,更有視覺沖擊力的大量金磚,他都見過,擁有過,財富對于上一世的他來說屁都不是。

    藥奴蒼老臉龐上掛著滿意笑容,那佝僂的身軀都挺直了不少,接過張鐘穎遞過來的五張金票,然后對著葉瞳點頭說道:“數目正好。”

    葉瞳嘴角勾勒,轉頭掃視四周,隱隱覺得這殘垣斷壁里,應該藏著不少好東西吧?那老東西雖然失蹤了,但以他的身份地位和品味,垃圾東西入不了他的法眼啊!想到這,葉瞳大聲叫道:“藥奴,去請泥瓦匠,木工,重建這珍藥坊。另外,回頭把家里沒有破損的東西,都給我收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藥奴在這里生活了一輩子,對這里有著很強烈的歸屬感,聞言滿臉興奮的答應,然后興匆匆朝著外面走去。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