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五章 布陣

    葉瞳意外的得到一筆橫財,心情自然格外的暢快,有了這筆錢,不但能重建珍藥坊,還能購買續命的藥材。

    還有……

    葉瞳腦海中浮現出“聚寶閣”锃亮的櫥柜里,那一枚枚晶瑩剔透的銀晶,曾經在地球的時候,他得到過蘊含靈力的晶石,然而這個世界的銀晶,品質比地球上的晶石還要純凈,更是不分屬性,只要是修煉者,就能夠吸收內部靈力,加快修煉速度。

    在葉瞳原本的記憶中,銀晶之上還有品質更好的金晶,同時,銀晶和紫晶也是那些實力強大的修煉者們使用的流通貨幣。

    一兩藍金能兌換十兩藍銀。

    一枚銀晶則能兌換一千兩藍金。

    “好像,錢不夠。”

    葉瞳想到銀晶的價格,亮起的眼神又暗淡下去,把心底那些無能力為的想法壓制住后,他指使道:“你,說的就是你,去把這些藥材全部清洗干凈,然后分類整理成三份。瞪什么眼?你父親一大把年紀了,連棺材都提前買了,你難道還想讓他親自給我打下手?快去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張品壽聽到葉瞳的話,一口氣沒提上來,咳嗽了好幾聲,這才惱怒的瞪了眼葉瞳,如果不是需要葉瞳配藥,如果不是懼怕毒魔霍藍秋,他真想一巴掌拍死這個咒自己要死的混小子。

    張鐘穎更是火冒三丈,但心口的邪火還沒辦法發泄,只能咬牙切齒在心里發狠一番,乖乖按照葉瞳的指使行事。

    黑曜石。

    是煉丹師所需的燃品,沒有修煉出真火,就只能靠著它燃燒,煉丹煉藥。珍藥坊之前儲存了很多黑曜石,葉瞳隨意翻找,便找到十幾塊。

    點燃,丟進爐灶。

    葉瞳感受著鼎爐內的溫度越來越高,頓時把紫茶果和另外一種靈果搗碎,倒入鼎爐內,然后,他把張鐘穎清洗分類好的藥材,按照比較苛刻的時機,依次丟進去。

    控火。

    是一門技術活。

    葉瞳這些年,早已經把控火技術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。隨著體內少的可憐的元氣,慢慢注入爐灶口旁的控火陣銘文中,頓時,爐灶內燃燒的火焰,仿佛擁有了生命,時而熊熊燃燒,時而搖曳好似即將熄滅。

    時間流逝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過后,葉瞳的面色已經變得蒼白如紙,額頭上大滴大滴的汗珠,順著面頰滾滾滑落,越是珍貴藥材,煉藥的時候越難溶解,更難去蕪存菁,這幾乎消耗掉了葉瞳全部的氣力。

    “轟……”

    葉瞳手腕一抖,鼎爐內頓時燃起火焰,熬煉成的靈液好似燃油一般,短短十幾個呼吸間便燃燒殆盡,只留下焦黑灰燼。

    不遠處。

    張品壽露出一抹失望,但他也知道配制百解液很難,就算是浸淫此行數十年藥師,都很難一次配制成功,而眼前少年,已經不能用配制來形容,他用的方法,則是丹師的手段,是在煉制百解液啊!

    藥師!

    整個紫府郡,多如牛毛。

    而丹師,則是鳳毛菱角啊!

    不過,張品壽想到毒魔霍藍秋,心里也就釋然,畢竟那位可是一位真正的修道者,傳聞他已經觸摸到筑基門檻,眾所周知的是,霍藍秋在煉丹方面能力很強,雖然他煉制的丹藥,幾乎九成都是毒丹。

    失敗是成功之母。

    葉瞳首次煉制百解液失敗,但并沒有氣餒,因為有土財主張品壽在,哪怕接下來的兩次煉制再次失敗,他依舊沒什么好擔心的,無非就是讓張品壽多損失點錢財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玉石。”

    葉瞳體內元氣近乎耗盡,想要現在進行第二次煉制,委實是無法做到。

    張鐘穎對葉瞳很不滿,聽到他的要求,立即反駁道:“你煉制百解液,要玉石做什么?別告訴我們,煉制百解液的材料里,還要增加玉石一項。”

    葉瞳說道:“有玉石,我今天還能第二次煉制;如果沒有,就需要等到明天了,我體內的元氣耗盡,需要恢復。”

    張鐘穎露出鄙夷神色,不滿說道:“你哄三歲孩童呢?玉石能讓你加快恢復元氣的速度?別以為我們向你求藥,就真的成了冤大頭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話很少的穆千嵐,此時卻站了出來,若有所思的打量著葉瞳,卻是對張鐘穎說道:“據我所知,煉丹和布陣有著息息相關的牽連,真正高明的煉丹師,在陣法方面的造詣也不會很弱,因為煉制的丹藥內,需要用陣法銘文構架,玉石,則是用來布置陣法的好材料。我好像已經明白他要玉石做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葉瞳瞥了眼張鐘穎,冷哼道:“沒見識,就不要多說話。看人家懂行的,如果不是跟你解釋,都不會對我質疑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張鐘穎感覺臉上火辣辣的,但她真的難以相信,眼前這個看上去不過十六七歲模樣的家伙,不但懂得煉藥,還真的懂陣法?要知道,想要成功布置出陣法,那需要修道者突破筑基期,真氣進化成真元才可以啊!

    再者說。

    整個紫府郡的筑基期強者,全加起來恐怕都不足三人,整個天網帝國加起來,恐怕都不足十人。而能夠布置出陣法的,更是屈指可數。

    就他……

    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家伙,能布置出陣法?

    張鐘穎很想開口再對著葉瞳冷嘲熱諷一番,但考慮到每次質疑對方,最終被打臉的都是自己,她那些尖酸刻薄的話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。

    “我親自去買。”

    張鐘穎倒是想要看看,葉瞳要玉石,到底要搞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不到,張鐘穎便拎著一個麻繩袋子返回,里面足足有十幾塊拳頭大小的玉石原料,丟在葉瞳面前。

    葉瞳沒有說話,拿出一塊玉石原料,便按照心中所想進行雕刻。他要布置聚靈陣,能夠令他快速恢復元氣的同時,在煉制百解液的時候,如果天地靈氣更加濃郁,也能增加他輸入元氣到爐灶內的時間。

    地球百年。

    尤其是后來陪著妻子的時光,他有大量的時間都用在了雕刻上面,所以雕刻玉石的技藝早已經達到宗師級別,僅僅一刻鐘,一條龍形玉雕便被他雕刻成型,而且看上去惟妙惟肖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“這玉雕……”

    張品壽和穆千嵐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,心神已經被玉雕所吸引。就連張鐘穎都瞪大雙眼,露出難以置信的模樣。

    這速度……

    這手藝……

    他們也見過很多雕刻大師工作,卻從沒見過這種恐怖速度,也沒見過有誰能雕刻的如此精妙生動。這明明是一個雕像,是個死物,可是在他們眼中,這條頗為怪異的龍……就好像活過來一般。

    葉瞳可沒工夫琢磨他們的心思,全神貫注的雕刻著,很快又雕刻出虎形玉雕,雀形玉雕,龜形玉雕。

    葉瞳將要布置的是“四圣聚靈陣”,這也是他在地球后面百年,研究出來的一種陣法,其威力比三才陣,四象陣,九宮八卦陣更強,只不過,他如今可沒有之前那般強大,所以布置出來的四圣聚靈陣,效果會弱很多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用在此時,足夠了。

    隨后,葉瞳令三人退出偏院范圍,以極快的速度把四圣聚靈陣布置出來。再他激發陣法成功的那一刻,方圓幾公里范圍內的天地靈氣,仿佛得到了某種召喚,紛紛朝著葉瞳所在的偏院涌來。

    “可惜啊!實力太弱,這四圣聚靈陣的真正威力,連巔峰時期的百分之一都沒有。”葉瞳隱隱有些遺憾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陣法外的張品壽和穆千嵐,兩人心底滋生出駭然心潮,相視一眼后,目光再次落在葉瞳身上,就仿佛在看一個怪物。以他們兩人的修為,已經敏銳感受到天地靈氣的涌動方向,這說明葉瞳布置的陣法已經成功。

    可是!

    葉瞳的修為,明明只是煉氣三重,弱的簡直可以忽略不計,他是怎么布置成的陣法啊?

    修道界。

    修為境界層次分明,為:煉氣十八重,后天九重,先天九重。再往上就是筑基期,結丹期,如今,整個天網帝國筑基期修道者屈指可數,結丹境更是只有一人,那便是天網帝國皇室的那位老祖宗,傳聞已經活了四百多歲的老怪物。

    “裝神弄鬼。”

    張鐘穎修煉天賦其實不差,但她以往在經商方面浪費了大量時間,所以修為不是很高,至今還未突破到先天境界,因此,她感受不到天地間微弱的天地靈氣涌動。

    “閉嘴。”

    張品壽面色一變,厲聲喝道:“葉小哥說的沒錯,沒見識,就不要多說話,不要自取其辱丟人現眼。”

    “父親……”

    張鐘穎露出瞠目結舌的表情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一向溫和的父親何時如此這般訓斥過自己。

    張品壽指向偏院范圍,厲聲說道:“你還未踏入先天,感受不到天地靈氣的涌動,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,葉小哥已經成功布置出陣法,并且能把附近的天地靈氣吸引過來。如果你踏進陣法范圍,就應該能感受到,那片區域的天地靈氣濃度,會越來越高。”

    成功了?

    他一個毛都沒……能布置出陣發?

    張鐘穎呆若木雞,整個人都陷入懵圈狀態。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