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六章 音小九

    最終。

    葉瞳在第二次元氣耗盡的時刻,成功煉制出百解液。

    “收好。”

    張品壽表情復雜的收起百解液,真摯的道了聲謝,他現在很后悔,為什么陰陽老怪穆無天火燒珍藥坊的時候,他選擇的是袖手旁觀,如果當初參與救火,不但能保住來自那位貴人人情,還能和葉瞳結下善緣。

    金鱗豈是池中物。

    他畢生閱人無數,仿佛已經看到一位驚艷絕倫的曠世天才,就要橫空出世,將來,或許會成為連自己都需要仰視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惜。

    世上藥物千萬種,卻唯獨沒有賣后悔藥的。

    張品壽心里懷著深深的遺憾,帶著她女兒徑直離開。

    葉瞳站在鼎爐旁,注視著美的令人窒息的穆千嵐,心底則毫無波瀾,問道:“張家父女已經離開,你為何不走?”

    穆千嵐似笑非笑說道:“整個寒山城,最適合修煉的地方便是這里,如此充沛的天地靈氣,如果不修煉的話,豈不是浪費?”

    葉瞳說道:“此言太虛。”

    穆千嵐掩嘴輕笑,說道:“好吧!那我告訴你真正的原因。我此番前來寒山城,是獨自出來歷練,遇到張家父女,也只是巧合而已。現在,他們已經得到百解液,相信張家老太太一定會平安無事,所以我想去哪里都是自由之身。”

    葉瞳問道:“還有呢?”

    穆千嵐笑道:“還有就是……你引起了我的興趣,我準備留下來,看看你身上還會發生什么奇跡。”

    奇跡?哪有什么奇跡,只不過是煉制一爐丹藥罷了,也能算得上奇跡?

    葉瞳搖了搖頭,平靜說道:“我對你沒興趣。”

    穆千嵐表情一僵,但隨即再次笑道:“你如此說,我反倒是對你的興趣更大,罷了,我去辦點事情,等忙完后還會回來的。”

    說完,穆千嵐飄然而去,走的灑脫。

    葉瞳看著穆千嵐的背影,心底暗暗一嘆,他乃是麻衣一脈,窺陰陽,洞天機,每每泄漏天機,會有惡業纏身,對他產生興趣的人,一旦走的比較親近,勢必會受到牽連,除了藥奴,這個跟他朝夕相處的老人,以后會為他逆天改命,其他人他不愿意親近。

    不對!

    還有一個人。

    葉瞳腦海中浮現出一張清秀的小臉,這不是他曾經認識的人,但又是他認識的人,一個擁有著純凈心靈,為他付出過很多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音小九。

    寒山城貧民家的窮困孩子,年幼時期便被她父母送到紡織鋪,簽署了二十年的賣身契約,但她體質陰寒,體弱多病,紡織鋪早在幾年前,就把她趕了出來,如今音小九只能流連在藥材市場,為外來的冒險者做牙眼倌,獲得的提成和賞錢,一方面要貼補家里,另一方面都花在了葉瞳身上。

    繼承了“葉瞳”的記憶,也繼承了他的感情。

    葉瞳仿佛冥冥中已經看到,一條無形的天道之線,已經把他和音小九牽扯在一起,想要斷掉極其困難。

    “小主。”

    藥奴完成任務,返回來時身后跟著數十位工匠。

    葉瞳問道:“重建珍藥坊,需要多少藍銀?”

    藥奴說道:“如果按照珍藥坊之前的規模,加上建筑材料的話,一共需要一千四百兩藍銀,咱們珍藥坊位置偏僻,周圍空地很多,如果擴建,就能把附近的空地利用起來,您之前想要的獨立浴室,也就有著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這個我知道。”葉瞳接著問道:“擴建,需要多少藍銀?”

    藥奴說道:“我已經詢問清楚,大約需要兩千兩左右。”

    葉瞳不假思索的說道:“那就擴建,畢竟這里是咱們暫時居住的地方!藥奴,回頭你拿一千兩藍銀,去購買一些玉石回來。另外,我列出來一個張單子,上面也有些我需要的東西,一并買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藥奴含笑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葉瞳沉默一番,看著那些工匠已經開始收拾廢墟,緩緩說道:“咱們現在雖然有些藍銀,但也不能坐吃空山。我需要藥材,而金鸞山脈里的藥材很多。這兩日,你把重建珍藥坊的事情安排妥當,兩天之后,咱們去金鸞山脈。”

    隨后。

    葉瞳向藥奴要了兩張金票,兩百兩藍金,也就是兩千兩藍銀,然后朝著溫藥齋趕去。他需要鐵環草,雖然明白購買鐵環草的人不多,但萬事都有意外,他需要盡早把鐵環草買回來,才能安心。

    寒山城藥材市場,占地面積很大,一共分為兩個區域。東邊則是攤位區域,是小商販擺攤場所,雖然出售的藥材大部分都很普通,但每每也有珍貴藥材出現。而西邊則是店鋪區域,數百家藥材鋪,絕大部分都是精品藥材,但其中也不乏濫竽充數之質。

    葉瞳沿著青磚小道,穿過店鋪區域。

    他在這藥材市場生活十年,前九年幾乎沒踏出過珍藥坊,最近一年才頻頻在藥材市場走動,購買他所需要的藥材。甚至,連整個寒山城他都轉了好幾遍。

    藥材市場南邊,是寒山城的大型交易市場,也是冒險者們購買物品,交易物品的地方。兩個市場之間,則隔著一片百米寬的空地,上面搭建了整整十個擂臺。

    冒險者。

    是一群把性命系在褲腰帶上的亡命徒,他們為了錢財,為了資源,和人爭斗是常有的事情,但寒山城有寒山城的秩序,尤其是交易市場和藥材市場,絕對禁止私斗。所以每當有冒險者遇到仇家,就會選擇登上擂臺,拼殺個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另外如果有冒險者在交易市場和藥材市場,同時看中同一件物品,往往也會以拳頭為象征,決定物品的最終歸屬權。

    這里,尚武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,勝者為王,強者為尊。

    溫藥齋并不在藥材市場,所以葉瞳也不愿意在這里浪費時間,然而,在他即將踏出藥材市場的時刻,一道身影擋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方嬸。

    攤位區某個攤主的老婆,因為音小九的緣故,倒是和葉瞳有些熟悉,此時,穿著翠格大褂,梳著整齊發髻的方嬸,失去了以往的那種溫雅氣質,急切說道:“葉瞳,我正準備去珍藥坊找你呢!小九……小九她上擂臺了。”

    葉瞳一呆,隨即面色大變,伸手抓住方嬸的手臂,一邊拉著她往擂臺方向跑去,一邊快速問道:“方嬸,發生了什么事情?小九她那點修為,怎么會上擂臺?”

    要知道。

    音小九踏入修煉一途,所修功法還是他傳授的。按照煉氣十八重境界區分,音小九現在撐死只能算是后天第一重境界,比普通人強一些,但遇到修道者,絕對是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方嬸說道:“是張屠夫家的兒子,他和小九爭奪一個客人的牙眼倌資格,到擂臺上比試去了。葉瞳,方嬸知道你的身體不好,但小九也是細胳膊細腿,哪里跟人家打過架?萬一被張屠夫家那壯小子打傷打殘,那小九這輩子可就完了,你想想辦法,幫幫小九吧!”

    “方嬸,您放心,有我在,小九不會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葉瞳健步如飛,當他趕到第三擂臺區的時候,發現這里已經里三層外三層,圍聚了很多人,人類,都有著看熱鬧的天性,哪怕只是兩個十二三歲的孩子比斗,依舊引起不少人觀看,其中更是不乏氣息強大的冒險者。

    擂臺上。

    身體瘦小的音小九,表情有些慌亂,但她緊攥的拳頭,卻相當的有力。而在她對面,則是一個虎頭虎腦的男孩,身高比音小九要高出半個腦袋。

    “臭丫頭,跪下給我認錯,我等會就會下手輕一點,要不然,我打斷你的腿,讓你以后只能在這里爬著乞討。”張小飛雖然年紀不大,但他老子是屠夫,自幼見慣了血腥,所以骨子里有股狠辣勁頭。

    他的這番話,也人周圍不少冒險者暗暗點頭。

    狠辣!

    才能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音小九倔強說道:“那客人明明是我先遇到的,你為什么要跟我搶?你父親是屠夫,根本就不缺藍銀,而我還要攢藍銀,給葉子哥哥買藥呢!”

    人群外。

    葉瞳正在努力朝著人群里擠著,突然聽到音小九的話,他整個人如遭雷擊,內心中一陣悸動。

    原來。

    她跟對方搶做牙眼倌,甚至不惜登上擂臺,就是為了賺錢給自己買藥?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傻丫頭。”

    葉瞳本以為,那個世界的親人逐漸故去,他早已經擁有鐵石心腸,可音小九的赤子之情,卻讓他忽然明白,自己內心之中,還有最柔軟的地方。

    擂臺上。

    張小飛沒有急著動手,在他看來,眼前這個弱不禁風的小不點,根本就不夠他三拳兩腳打的。他從小愛出風頭,尤其是他父親花了不少錢,讓他跟著一位拳師練習拳腳之后,更是變得自大狂妄。

    此時。

    那么多人看著,他覺得自己成了主角,成了最耀眼的人。

    張小飛勾了勾手指,不屑說道:“你這臭丫頭,還想著攢錢給別人買藥?我看你攢的那些錢,回頭給你自己買藥吧!來,本少爺讓你三招。”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