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八章 示敵以弱

    音小九躲在葉瞳身后,用那小手拉了拉葉瞳的衣角,她本性善良,發狠之時也是為了自保,沒想過要害人性命。

    葉瞳轉過頭,帶著幾分溺愛,輕輕揉了揉音小九的秀發,這才回頭說道:“障眼黑毒,每顆一百兩藍銀;解毒藥丸,每顆兩百兩藍銀,交藍銀,救你夫人和侄子。”

    三百兩藍銀?

    張屠夫怒火中燒,恨不得把眼前這個混蛋小子給抽筋扒皮,剔骨割肉,他雖然是做買賣的,平時更是欺行霸市,委實賺了不少錢,但三百兩藍銀,依舊是他將近一年的收益啊!

    “我給。”

    張屠夫咬牙掏出一疊銀票,帶著萬般不舍抽出三張,甩手丟給葉瞳,怒聲說道:“現在,你該把解藥給我了吧?”

    葉瞳看著音小九把銀票撿起來,掃過上面的面值數字,頓時搖頭說道:“三人中毒,需要三顆解毒藥丸,難不成,你只想著救你夫人,要眼睜睜的看著你的兩個侄子中毒死在你面前?他們倆,可是為了幫你夫人啊!”

    “你該死。”

    張屠夫從后腰拔出一柄利刀,刀尖對準葉瞳怒吼。

    葉瞳瞇起雙眼,緩緩說道:“被你連番辱罵,我忽然意識到自己被氣糊涂了,原來解毒藥丸的價格,是每顆四百兩藍銀。想殺我,就動手吧!有你夫人陪著下黃泉煉獄,倒也不會寂寞。”

    嘩!

    周圍被人圍觀的場面,頓時一片喧嘩。他們本來以為,今天只是會看到一場少年少女的比試,卻沒想到劇情竟然演變到了這種地步。

    太精彩!

    值得驚嘆!

    尤其是這坐地起價的橋段,簡直就是畫龍點睛,神來一筆。

    這少年,絕對是個做生意的人才啊!

    人群里,傳來一聲粗獷渾厚的聲音:“葉小兄弟是吧?等這里的事情結束,有沒有興趣加入我戰虎冒險者團隊?我狂戰天很欣賞你。”

    戰虎冒險者團隊?

    狂戰天?

    人群中的冒險者們,甚至是不少的普通民眾,都紛紛流露出震驚神色。戰虎冒險者團隊的大名,他們可是如雷貫耳,常年活躍在金鸞山脈,以獵殺兇獸為目標,實力相當雄厚。而狂戰天更是戰虎冒險者團隊的二當家,性格豪邁,實力驚人。

    這少年,竟然被狂戰天看上了?

    葉瞳循著聲音看去,靜靜打量了身材魁梧的狂戰天幾眼,微笑說道:“前輩厚愛,晚輩心存感激,但我自幼體弱多病,性命朝不保夕,如果真的加入戰虎冒險者團隊,恐怕會成為你們的累贅,所以,抱歉。”

    狂戰天聞言一愣,他也發現葉瞳有點病懨懨的,所以遞過來理解的眼神,不再出言相邀。

    放棄了?

    這少年竟然拒絕了狂戰天的美意?

    他……

    他腦子被豬玀給踢了啊?

    大部分圍觀群眾,紛紛帶著嫉妒和惋惜搖頭,在心底對葉瞳腹誹不已。

    張屠夫滿腔的怒火,被狂戰天的邀請而盡數澆滅,明知葉瞳是在坐地起價,活坑自己,卻沒有絲毫的辦法。揣著滿心的不舍,雙手隱隱有些哆嗦的再次抽出幾張銀票,遞向葉瞳說道:“給我解藥。”

    “識時務者為俊杰。”

    葉瞳示意音小九把銀票接過來,感嘆一聲之后,從懷中掏出一個瓷瓶,倒出三粒解毒藥丸,交給張屠夫說道:“冤家宜解不宜結。,你看現在多好?咱們大家都其樂融融,見不到血,也要不了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張屠夫聞言,差點一口老血噴出八丈遠。

    擂臺周圍的眾人,更是齊齊翻白眼,看著葉瞳的眼神滿是鄙夷。

    這少年!

    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,無恥啊!

    葉瞳看到張屠夫拿著三顆解毒藥丸走向家人,頓時對著音小九笑道:“事情解決了,咱們就回去吧!畢竟得了點藍銀,咱們去肉鋪買些肉食,也算是間接的把藍銀還給他們嘛!”

    “嗯嗯!”

    音小九現在對葉瞳的崇拜已經達到頂點。

    張屠夫身軀一抖,差點把送到夫人嘴邊的解毒藥丸給掉在地上,他對葉瞳的恨意,再度拔高好幾個層次,因此,他的動作加快,喂完解毒藥丸之后,他看著即將走下擂臺的葉瞳大聲吼道:“你回來,我向你挑戰。”

    葉瞳停住腳步,轉頭古怪的盯住張屠夫,問道:“剛剛還夸你識時務,沒想到你轉頭就再干蠢事。難道你就不怕我撒把毒藥,讓你直接下煉獄嗎?”

    張屠夫怒喝道:“咱們是修煉者,用拳頭在擂臺上較量。下毒暗算,是卑鄙小人的行徑。”

    說著。

    他看向擂臺下的童開山,大聲說道:“童少爺,請您做見證人,主持我們的比試。”

    童開山看著表情有些猙獰的張屠夫,心里明白,張屠夫今天丟人現眼又破財,心里一定充滿了怨毒恨意。自己之前沒有幫他,是因為葉瞳能帶給他利益。但現在,如果自己再袖手旁觀,恐怕張屠夫還會對自己產生恨意,以后不會再孝敬自己。

    因此。

    他瞟了眼人群中沉默不語的狂戰天,然后飛身跳上擂臺,朗聲笑道:“挑戰這種事,光明正大,自然不適合用下毒的手段。我童開山代表我童家,答應主持這場比試。但是,我有一個條件。”

    張屠夫露出狂喜神色,急促問道:“您有什么條件?”

    童開山說道:“擂臺比試,生死各安天命。但葉小主還欠我東西,所以你不能殺死他,必須要留他一條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張屠夫猶豫了一下,然后在心底發狠,不殺就不殺,但這個該死的混賬東西,讓自己成了笑柄,坑了自己那么多藍銀,自己必須把他打殘打廢,讓他受盡折磨。

    還有……

    張屠夫瞟了眼葉瞳的胸口,自己拿出去的銀票,現在就在那衣服里面。既然要報復,必須要讓這個該死的混賬東西,把吃進嘴里的再吐出來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,但比試沒有彩頭,實在是太過于乏味,姓葉的,我再拿出七百兩藍銀做賭注,你敢不敢跟我一樣?”張屠夫厲聲喝道。

    “跟他賭!”

    “那七百兩藍銀反正是白得的,輸了也不用心疼,賭吧!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!比斗沒有彩頭,那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今天這場戲,還真是精彩啊!跟他賭,輸了也不吃虧,贏了那就是一千四百兩藍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擂臺周圍,圍觀群眾紛紛揮臂舉拳叫嚷,典型的看熱鬧不怕事大。

    葉瞳不清楚張屠夫的實力,但一個做屠夫的,相比也厲害不到哪去,他自己雖然只是煉氣三重,但憑著曾經的戰力和經驗,即便對方是煉氣四重,也能與之一戰。

    當下葉瞳笑著看向了對方,說道:“我都還沒答應你,你就急著添彩頭了?”

    張屠夫面色一變,厲聲說道:“你想清楚,要是拒絕我的挑戰,你將會顏面盡失,將來在這寒山城,都沒有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葉瞳直言問道:“張屠夫,你還真是恬不知恥。你一大把年紀了,竟然向我這個體弱多病的少年挑戰,就不怕被人笑掉大牙嗎?”

    張屠夫聞言,的確有些害臊,也明白對方說的沒錯,自己的兒子都不比對方小多少,而自己竟然向他挑戰,哪怕是贏了,也不會有什么好名聲。

    但是!

    管不了那么多了!

    今天已經夠丟人的了,哪怕得不到什么好名聲,只要能狠狠羞辱對方,報復對方,順帶著把自己的藍銀拿回來,那就值了。

    張屠夫看向童開山,一副請您做主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童開山輕咳幾聲,看向葉瞳笑道:“葉小主,是你得罪了人家,如果你不敢接受人家的挑戰,那就要像你羞辱人家一般,跪下給人家磕頭賠罪。我覺得吧!你應該接受挑戰的,士可殺不可辱嘛!另外,他已經向我保證,會留下你的性命,你就當是增加自己的實戰經驗嘛!”

    葉瞳眼底一寒,在心底給童開山記上一筆。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他故意流露出膽怯模樣,說道:“你確定要向我挑戰?我雖然體弱多病,沒多少力氣,但我也是煉氣一重的高手,是真正的修煉者。”

    煉氣一重?

    張屠夫聞言,忍不住獰笑一聲,說道:“我確定。”

    他是煉氣三重境界,再加上這些年揮動著砍刀剁肉,身體素質非常不錯。面對這個未成年的煉氣一重弱者,他有十足的把握,能讓對方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人群里。

    幾位破到先天境界的強者,紛紛流露出古怪神色,他們對修煉者身上的氣機很敏感,之前他們就敏銳捕捉到過葉瞳身上流露出的氣息,那絕對不是煉氣一重修煉者能夠擁有的。

    這家伙,在示敵以弱。

    奸詐啊!

    幾人心底暗暗感嘆。

    葉瞳再次猶豫了一會,這才像是鼓起了勇氣,咬牙說道:“我接受你的挑戰。但咱們要說話算話,不能要人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本大爺一口吐沫一個釘,絕對不會殺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張屠夫蒲扇般的大手,把自己的胸膛拍的啪啪響,但眼神里的殺意,卻比剛剛更濃幾分。

    一瞬間。

    人群變得安靜下來,圍觀的數百人看著張屠夫的眼神,變得格外怪異。

    一口吐沫一個釘?

    多么熟悉的話啊!

    這張屠夫的兒子,在和那小姑娘比試之前,好像也是這般拍著胸脯,說著“一口吐沫一個釘”的保證詞,但最后卻是被打的像只死狗一般。

    “有其父,必有其子。”

    老話果然有道理啊!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