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十章 血光之災

    地球百年,他洗盡鉛華,然而,在這波瀾壯闊的殘酷世界里,少年藥童子飽受摧殘,煎熬中茍延殘喘。這兩個靈魂的碰撞、融合,就仿佛揮毫潑墨,渲染本源靈魂。

    “四倍?你確定?”

    葉瞳忽然笑了,唇紅齒白,帶給人沐浴春風的感受,他修長的手指,輕輕拂過音小九柔順的長發,笑道:“童少爺如若滿意,四倍又何妨?”

    “嘿嘿,算你小子識趣。”

    童開山眼底含著異色,目送著葉瞳和音小九離開。直到兩人的背影消失在門外,他臉上的笑容才如潮水般退去,隨著幾分寒光乍現,看向陪著笑臉的常五,沉聲問道:“姓葉的小子,在你這里花了多少藍銀?”

    常五急忙答復:“七百二十兩。”

    童開山眉頭一挑,若有所思的說道:“他離開的時候,身上還有多少銀票?”

    常五猶豫道:“應該還有千兩左右。”

    童開山古怪說道:“他在擂臺上只贏了一千四百兩,而他銀票總數卻超過了那么多,有點意思。”

    常五說道:“童少爺,您是不知道,那姓楊的小子最近抱上了一條大腿,是郡城來的貴人。人家輕飄飄的打賞,那可都不是小數目。”

    童開山問道:“知道對方的身份嗎?”

    常五搖頭說道:“不知道,面生的緊,以前沒見過。”

    “廢物。”

    童開山冷哼一聲,轉身就要朝著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常五見狀,頓時跟上去說道:“童少爺,您不是要購買那兩種藥材嗎?我都已經派人打包好了,您別急著走啊!”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童開山轉過身,一拳砸在常五鼻梁上,看著一屁股坐在地上擦著鼻血的常五,他怒罵道:“本少爺想買就買,不想買就不買,你他娘的還想強買強賣不成?真晦氣,非要趕到本少爺缺錢花的時候自討沒趣。”

    說完,他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常五雙眼冒著憤怒火光,看著童開山背影消失的地方,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,然后狠狠對著一旁吐了口唾沫,低聲罵道:“該死的豬玀,不就是仗著童家撐腰嘛!要是沒有童家,你連個豬玀都不如。等著,早晚有一天,爺爺我要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常五一陣發狠后,甩了甩手上的鮮血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當他拿出手帕,準備把手上的鮮血擦干凈的時候,面色驟然一僵。

    “血光之災?”

    “你今日有血光之災,明日也有血光之災。”

    “好自為之!”

    常五腦海中,回蕩起葉瞳之前說過的話,頓時瞳孔收縮,身軀劇烈一震,之前,他以為葉瞳是在咒他,說的是滿口的屁話,但此刻……真的見血了啊!

    恐懼情緒,如同潮水般襲上心頭。常五感覺一股寒氣,更是從尾椎骨處往上涌,轉瞬間便通體發冷。

    他說的,是真的?

    今天自己已經有了血光之災,難道明天還會……

    常五艱難的咽了口口水,然后撒丫子便朝著門外沖去,他還依稀記得葉瞳離開的方向,拼了老命般快速追去。

    人來人往的街道上,葉瞳閑庭漫步,悠然朝著前面行走。跟著他身邊的音小九,還以為葉瞳買不起那兩種藥材,心情會很失落,所以拉著葉瞳的衣袖安慰著。

    “葉小主,留步,您留步。”

    常五追出數百米,重新看到葉瞳的背影后,頓時露出狂喜神色,他這人貪生怕死,本著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的態度,匆匆追上后,滿臉歉意的說道:“葉小哥,是我被豬油蒙了心,害怕那姓童的,所以才撫了您的面子,您大人不記小人過,宰相肚里能撐船,千萬別跟我一般見識。那兩種藥材,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好商量?

    葉瞳看著常五臉上沒有擦拭干凈的血跡,心底冷笑連連。他今天第一次見到常五的時候,就觀察過此人的面相,看出他今日會有血光之災,至于明天,那只是他信口胡說的,另外,葉瞳通過常五的面相,還看出一點,那便是常五近期有漏財之相。

    不過。

    這財漏在哪里,他卻沒有仔細推算過。

    而現在,好像不需要推算了。

    葉瞳了解常五這類人的德行,骨子里流淌著奴性,欺軟怕硬,滿腔齷齪,現在要是給他好臉色,他反而會心生疑慮,懷疑自己之前的預言。

    因此。

    葉瞳冷笑道:“是我記性不好?還是你常管事反復無常?如果我沒記錯,在那姓童的沒來之前,你就說過‘咱們交情是交情,生意是生意,可不能混淆’,你的話都說到這份上了,咱們之間還有什么面子可談?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常五抬手就在嘴上抽了一巴掌,他的力量運用的很巧妙,聲音聽起來很響,但卻不會太疼,常五陪著笑臉,說到:“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,是我沒有表達清楚。別人的面子,我常五自然是不會給,但葉小哥您,那是必須得給啊!您在我心里,就是供著的財神爺。”

    這些生意人……

    葉瞳心里雖然有些瞧不起,但也不得不服氣,他們能把生意做大,巧舌如簧,妙語連珠的本事可真是不小,最重要的是,臉皮也絕對夠厚。想到地球上自己那位父親,如果他能有常五這臉皮和妙口生花的本事,恐怕跟自己那老媽比起來,都不會差太多吧?

    “行啦!”

    葉瞳表現出大度態度,但也很光棍的攤手說道:“那兩種藥材價格太高,我現在買不起。”

    常五急忙說道:“現在買不起沒關系,您有多少先給多少,差的嘛……可以先欠著,回頭等您賺錢了,再支付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葉瞳搖頭,說道:“我這人,不喜歡欠債。還是……算了吧!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常五有些頭疼了,要不是擔心明天的血光之災,他恨不得甩頭就走,無奈之下,常五咬牙說道:“兩種藥材,收您一千兩,我圖個本錢。”

    一千兩?

    葉瞳豎起大拇指,贊嘆道:“常管事您真是大氣,直接給我減去二百二十兩,如果我要是能拿出一千兩,真恨不得立即買下來。唉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常五問道:“您還剩下多少?”

    葉瞳想了想,說道:“六百六十六兩,很順的數字。”

    常五失聲叫道:“不可能,我之前明明看到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話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此時,就算他再傻,也能明白過來,葉瞳這是在懲罰他,借著自己得罪他的機會,要狠狠地坐地壓價。

    這個混蛋!

    常五縮進衣袖的雙手攥成拳,憤怒的同時,心里的悔意化作苦水。自己怎么就豬油蒙了心,得罪了這個心眼不大的毒小子呢!

    “告辭。”

    葉瞳抱了抱拳,牽住音小九的手,轉身作勢要離開。

    常五心里一急,連忙叫道:“葉小哥,就按照您說的,六百六十六兩,那兩種藥材各兩株,您隨我回去,付錢拿走。”

    葉瞳心底暗笑,表面上卻露出猶豫神色,問道:“那您豈不是要虧本了?這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常五心里滋生出一股無力感,面對這個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家伙,我實在是頭疼。他打定主意,以后要提防著這小子,能不招惹,絕對不招惹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半刻鐘后。

    葉瞳和音小九跟著常五,再次回到溫藥齋,店里之前親眼見證過葉瞳離開的幾位伙計,一個個面面相覷,覺得荒唐至極,那姓葉的家伙,明明買不起藥材,灰溜溜的離開了,怎么又被常管事給找回來了?

    難道……

    常管事真信了那“血光之災”的謊話?

    常五面對葉瞳時強顏歡笑,但對店里的伙計,可不愿意給好臉色,大聲訓斥道:“都愣著干什么?讓我白養著你們嗎?去,把那兩株血煉草和兩株百毒菇給我取過來。要是讓葉小哥等著急了,我扒了你們的皮。”

    頓時。

    兩位店鋪伙計竄向后屋。

    葉瞳在常五訓斥伙計的時候,悄悄跟音小九要了一兩藍銀,然后取出六百六十五兩銀票,一同遞給常五,笑道:“常管事的為人,我信得過。盡管還沒拿到那兩種藥材,但藍銀可以先給你。”

    以往,常五收錢的時候,總是眉開眼笑,滿心的歡喜,而這次,他卻郁悶的想吐血,兩株血煉草和兩株百毒菇的總價值,進貨價都要接近千兩藍銀,如今以六百六十六兩藍銀的價格賣出去,足足虧了幾百兩。視財如命的他,肉疼的在心里直打哆嗦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兩種藥材交到葉瞳手里。

    葉瞳嘴里說著信任常五的話,但檢查起來卻格外認真,最終確認兩種藥材的真實性和年份后,這才心滿意足的摸出一塊玉佩,塞進常管事手里,說道:“此塊玉佩,具有驅邪避禍,逢兇化吉功效,你把它佩戴在身上,可以保你免去明日的血光之災。”

    常五看清楚玉佩,頓時眼睛一亮。他雖然經營的是藥材生意,但并不影響他對別的物品的鑒定眼光。這塊玉佩雕刻的獸類,他并不認識,但玉佩的精妙雕工,卻是難得一見,那獸類栩栩如生,活靈活現,仿佛充滿了靈性。

    好東西!

    常五郁悶的情緒,終于得到了緩解。

    “葉小哥,多謝。”

    葉瞳抬起手臂,搓著手指,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常五,含笑點頭:“不客氣。”

    ---

    PS:來幾張推薦票!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