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十一章 分別在即

    難道幫自己破解血光之災還要收費?

    常五瞪大雙眼,看著葉瞳搓手指的動作,一口老血險些噴出來,這他娘的……死要錢?非得在自己身上,戳幾個血窟窿?

    “干什么?拿著藥材趕緊走。”

    葉瞳面色微變,淡漠說道:“常管事,你是真不明白?還是揣著明白裝糊涂?我幫你破解血光之災,是還你藥材方面的情分。但我這玉佩,可是真金白銀花大價錢買來的,難道你想坑好心幫你的人?做個貪婪之輩?”

    玉佩?

    常五慢慢低下頭,倏然間醒悟過來。他只顧著心疼自己的損失,倒是忘記這玉佩好像很金貴!

    “需要多少藍銀?”

    “二百兩。”

    常五重新看了看精雕細琢的玉佩,又想了想明日的血光之災,然后咬牙從衣袖里套出兩張面額一百兩的藍銀銀票,遞過去說道:“咱們兩清。”

    葉瞳笑道:“是兩清了,常管事,告辭。”

    常五目送著兩人的背影再次消失在門外,隱隱覺得好像哪里不對?

    “破解不收費。”

    “玉佩收費。”

    “破解不就是需要用玉佩嗎?”

    “那么,到底是玉佩收了費?還是破解收了費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時間,以常管事那精明的頭腦都感覺有些算不過來了。

    葉瞳拎著藥材,拿著銀票,身邊還跟著音小九,滿心愉悅的回到珍藥坊,即便好好的院落變為廢墟,他依舊覺得風景如畫。

    “天啊!這里怎么變成這樣?是著火了嗎?”音小九瞠目結舌的看著廢墟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監督著工匠干活的藥奴,笑瞇瞇的回過頭,說道:“舊的不燒,新的不建。九丫頭,用不了多久,更氣派的珍藥坊就能建成。”

    音小九嘴唇蠕動,喏喏說道:“可是,要花很多銀兩的。”

    藥奴看向葉瞳,眼底閃爍著不易察覺的滿意,一場大火,看似燒掉的是珍藥坊,實則燒掉的是小主的青澀與稚嫩,就仿若突然開了竅,小主不再像是躲在珍藥坊舔著傷口,苦苦掙扎著續命的狼崽。

    不一樣了!

    小主與求藥人的交易,能夠洞察人事,諳于世故,爭取到利益最大化,不像是少年所為,倒像是精明的智者。

    藥奴看不透小主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,但卻可以肯定,這種突如其來的改變,是一件天大的好事。身在爾虞我詐的環境里,經歷著與天奪命的殘酷過程中,世事洞明,人情達練,才能掌握更多的生機。

    “小主,珍藥坊重建需要數十日,咱們近日在哪落腳?”

    葉瞳回來的路上,思考過這個問題,心里早就有了答案,所以不假思索的說道:“金鸞山脈。”

    藥奴猶豫道:“金鸞山脈危機重重,能不輕易涉足,盡量還是遠離。近日,咱們收獲頗豐,您暫時所需的藥材,都可以買回來,不需要再去金鸞山脈涉險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能坐吃山空。”

    葉瞳腦海中,浮現出“聚寶閣”锃亮的櫥柜里,那一枚枚晶瑩剔透的銀晶。如今這世道,唯有強者才能更好的生存,他需要盡早獲得銀晶,加快提升自身的修為境界,擁有更多的保命本錢。

    藥奴問道:“何時動身?”

    葉瞳看向音小九,問道:“你住哪?”

    音小九嘴一噘,帶著幾分不滿說道:“葉子哥哥,我都跟你說過很多次的,我住在石屋區九房,可你一次都沒去過呢!”

    葉瞳說道:“今晚,我們住你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!”音小九露出歡喜神色,但轉瞬間,她那張清秀的小臉又套拉下來,有點失落的說道:“可我那里地方很小,怕你不喜歡。”

    葉瞳笑道:“小九住的地方,再小我都喜歡。”

    音小九眼睛一亮,拉起葉瞳的衣袖開心說道:“葉子哥哥最好了。不過,葉子哥哥和以前不一樣了呢!”

    葉瞳心底一稟,不動聲色的問道:“哪里不一樣了?”

    音小九笑著說道:“葉子哥哥以前從來不笑,也不說小九喜歡聽的話。我知道了,你是看到小九今天被人欺負,所以在安慰小九,對吧?”

    “對……”

    葉瞳暗暗好笑,小孩子的心靈還真夠單純的。

    夜幕降臨,世界被黑暗籠罩。

    石屋區,又被稱為貧民區,青石搭建低矮房屋,盡管排列的整整齊齊,但是這里烏煙瘴氣,臟亂不堪,一條條凹凸不平的小道,污泥濁水隨處可見。不少流浪者蓬頭垢面,散發著難聞氣味,即便是野狗都不愿意靠近。

    九房位于最偏僻的東北角,十幾平米的小屋內非常簡陋,一張床,一張靠墻的三條腿長桌,外加破舊的燒火爐,以及臉盆和水壺。

    “這里,倒是挺干凈的。”

    葉瞳獨自站在屋內,環顧四周后,便打開帶來的麻袋,拿出購買的藥材準備煉藥,身后的鼎爐,也是他從珍藥坊帶來的,鼎爐對他這個需要煉藥,然后以毒攻毒才能保住性命的毒人來說,同樣至關重要。

    明日。

    葉瞳就要進入金鸞山脈。

    葉瞳不知道自己會在金鸞山脈遭遇何種危險與困境,能否在兩個月內安然返回寒山城,所以需要未雨綢繆,防微杜漸。

    “嘎吱……”

    房門被人從外面推開,滿臉凝重的藥奴,以及神情沮喪的音小九,進入房屋內。

    葉瞳朝兩人掃視一眼,眉頭頓時皺起,一邊控火一邊問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藥奴苦笑道:“小主,您吩咐老奴去紡織鋪給九丫頭贖身,可我們遲到了一步,她的賣身契,在兩個時辰之前不知被何人交了贖金帶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沒打聽?是誰干的?”

    葉瞳的表情陰沉下來。

    藥奴說道:“打聽過,說是一位妙齡女子,但對方戴著面紗,看不清容貌。所以,沒辦法追查對方的身份底細。”

    蒙面?

    妙齡女子?

    葉瞳腦海中,頓時浮現出穆千嵐的身姿,但隨即便搖頭否認,因為穆千嵐不應該知道自己跟音小九的關系。帶走那張賣身契的女人,應該是近日才注意到音小九,而是還是音小九在擂臺上的時候。

    會不會是張屠夫他們?

    再或者……

    是童開山?

    企圖用音小九來要挾自己?

    葉瞳心念急轉,無數推測翻騰,許久之后,當鼎爐內的藥液,散發出刺鼻的味道,葉瞳才收斂心神,小心翼翼的把煉制出來的藥液,裝進兩個暖玉瓶內。

    忽然,他想起一件事情,頓時暗罵自己糊涂。

    隨即葉瞳看向音小九,端詳著她的面容:印堂紅潤,前額光澤寬坦,說明近日無病無災;遷移宮氣色明潤凈潔,眉宇間……

    等等……

    將遠行?

    前途坦蕩?

    葉瞳心底滋生出不解之意,音小九自幼生長在這里,父母家人健在,親朋好友共存,對寒山城外的世界,更是極度陌生,她怎么會遠行?

    不是自己!

    自己馬上就要去金鸞山脈了,但那里危機重重,不能帶她去涉險,另外,自己也不會深入太遠,近期內就會回來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

    她會遇到何種機緣?

    葉瞳想不通,便不再費神。他把音小九當做妹妹般看待,發現她沒有危險,反而還能收獲一份機緣,他只會替她高興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這一去,不知何時才能再相見?

    “小主,您……”

    藥奴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葉瞳回過神,笑著搖頭說道:“查不清楚,就無需再傷腦筋,不管是誰拿走小九的賣身契,只要她有目的,就勢必會現身相見。藥奴,去買些酒菜回來,折騰一天,大家也都餓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藥奴答應一聲,轉身出門。

    葉瞳伸手把音小九拉到眼前,輕輕撫摸了下她的秀發,輕聲說道:“小九,我明日要進金鸞山脈,不知道何時才能回來,珍藥坊那邊正在施工,你閑來無事之時,就去那邊轉轉,幫葉子哥哥監督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音小九笑容中露出淺淺酒窩。

    葉瞳心底一嘆,問道:“小九,如果將來有機會,你愿不愿意到外面去看看?看看外面的蒼天,外面的大地,外面波瀾壯闊的精彩世界?”

    “想!”

    音小九不假思索的說道:“我閑來無事的時候,最喜歡去聽說書爺爺那里聽故事。小九以后想當個冒險者,穿山越海,捕龍捉鱉。小九想變得強大,像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一般,縱橫東睦大陸,保護葉子哥哥和我的家人,還有藥奴爺爺。”

    葉瞳心底一暖,柔聲說道:“我家小九志向遠大,葉子哥哥替你開心。但你要記住,將來不管葉子哥哥有沒有在你身邊,也不管將來你在何處,你都是我葉瞳的妹妹,誰要是欺負你,你打得過就打,打不過就忍著,等以后告訴葉子哥哥,葉子哥哥幫你報仇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音小九的笑容愈發燦爛。

    葉瞳轉頭看向門外,眼神中流轉著幾分堅毅。他不知道自己將來會如何,會經歷些什么,但他心有猛虎,意在九天。

    不過當務之急,需要把自身隱患解除,然后爭分奪秒修煉。

    將來,如果有可能的話……一定要找到她!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