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十五章 陪練

    葉瞳看向卡隆,指著亞森說道:“一直以來,我都弄不清楚自己的真正實力,畢竟以前我很少跟人交手,如果你愿意讓他陪我打一場,我可以再告訴你們一個秘密。”

    卡隆一臉古怪的看著葉瞳,問道:“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葉瞳胡侃說道:“金鸞山脈第十七山,埋藏著一筆寶藏,整整一百顆銀晶,我之所以知道這個消息,是因為我曾經救下的一位老人,離開寒山城之前告訴我的,而我們此番進入金鸞山脈,其實也是為了那一百顆銀晶,只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卡隆的雙眼驟然亮起,貪婪之色盡顯無余,急促問道:“只不過什么?”

    葉瞳苦笑道:“以我們的實力,抵達第十山倒是有把握,再深入幾座山也有可能。但想要抵達第十七山……你懂得。”

    “懂!”

    卡隆不假思索的說道:“以你們的實力,想要抵達第十七山,幾率微乎其微。與其把性命斷送在山脈之內,的確不如換點好處。我同意,亞森,你陪他打一場,記住,打傷他可以,萬萬不可要了他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亞森性格精明,遲疑道:“大哥,您真相信他的話?萬一這小子是騙咱們,那咱們不是要白折騰一場?”

    卡隆自信說道:“他不敢!”

    亞森困惑道:“您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卡隆冷笑道:“你豬腦子啊?既然知道第十七山有寶藏,具體位置他也清楚,那咱們怎么可能不讓他親自帶路?”

    對啊!

    亞森聞言,頓時暗罵自己聰明一世糊涂一時。

    他看向葉瞳,扭頭踢腿活動了下筋骨,然后勾了勾手指,傲然說道:“小子,看在你變成我們的財神爺的份上,我讓你三招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葉瞳滿口答應,目光卻看向亞森身后。

    亞森一愣,帶著狐疑神色朝著后面看去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葉瞳腳尖蹬地,身形瞬間沖刺到亞森面前,在對方毫無防備,剛剛回過頭的那一刻,刀柄直接懟到亞森的下巴上。骨骼斷裂聲,好似敲響戰斗的樂章,葉瞳在亞森后仰的時刻,凌厲一腳揣在他的胸口,直接把他踹的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地面上,揚起一陣灰塵。

    葉瞳露出失望神色,搖頭嘆道:“本以為你有狂妄自大的本錢,沒想到連飄香樓的女人都不如,我都還沒活動開筋骨,你就像只豬玀似的被我打飛,真是不堪一擊啊!我想問問你,你到底是哪來的自信,揚言要讓我三招?”

    一旁。

    卡隆三人看著暈乎乎的,想要掙扎著爬起來的亞森,露出不忍直視的眼神,他們沒有想到,平時精明的像個狐貍似的亞森,今天怎么蠢到這般地步,人家僅僅一個眼神,就能令他喪失警惕性,真是要蠢哭旁人了。

    倒是藥奴,嘴角勾勒,笑意爬上臉龐,在心底贊嘆:妙啊!

    亞森終于從地上爬了起來,甩了甩腦袋,徹底清醒之后,心間上回蕩起葉瞳剛剛說的那番話。頓時,強烈的恥辱沖刷著他的心房,一股殺意呼吁而出,恨不得坑他的葉瞳大卸八塊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亞森取出袖中劍,大步沖向葉瞳,他忘記了卡隆的命令,眼里只有帶給他羞辱的葉瞳。那柄袖中劍,總長不及一尺二寸,在他刺向葉瞳的時刻,手指按在機關上,劍身直接從劍柄中彈射而出,掃向葉瞳的脖頸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很快,但力量卻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葉瞳反握刀柄,手臂瞬間抬起,擋開短劍的一瞬間,另一只手里已經出現一把匕首,并且在亞森腋下撕開一道血淋淋的口子,在亞森面色一變,身形后退的時刻,也后退兩步,搖頭說道:“你敗了,如果我剛剛想殺你,這把匕首能從你的腋下刺中你的心臟。”

    亞森捂住腋下傷口,心底一陣發寒,別人或許看不透其中的玄虛,但他心里卻跟明鏡似的,剛剛葉瞳手里的那把匕首,明明是直刺過來,可在最后變招,該為橫掃。

    他說的,是對的,真的是留了自己一條性命。

    亞森的面色一陣青一陣白,盡管不愿意接受這個事實,但他再也不敢朝著葉瞳撲去,因為他怕下一次,那把匕首就會刺穿他的心臟,“你的修為,明明只是煉氣三重,怎會這般強悍?”

    葉瞳輕蔑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轉頭對卡隆說道:“你的手下,讓我想起了紡織鋪里的繡花枕頭。”

    卡隆面色陰沉,問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葉瞳直言說道:“中看不中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卡隆勃然大怒,剛剛他還大言不慚的叮囑手下,只能打傷對方,不能要了對方的性命。結果連半刻鐘都不到,就變成人家手下留情,兩次打傷自己的手下。

    他的臉,有些發燙。

    就像是有一雙無形的巴掌,啪啪抽打在他的臉上,無聲,但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葉瞳看向另外兩人,他如果沒記錯的話,剛剛亞森說過,這兩位都是煉氣五重境界,或許跟他們比斗,才能夠檢驗出自己的真正實力。

    可是!

    對方不愿意殺自己,自己也不好在比斗中殺死他們,所以就沒辦法放開手腳,進行一場真正的生死搏殺。

    卡隆察覺到葉瞳的眼神,頓時問道:“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葉瞳說道:“我想跟他們打。”

    卡隆面色一變,一股怒火在胸膛燃燒,這個混蛋能打敗煉氣四重的亞森,就能如此的狂妄?自己這兩位手下可都是煉氣五重的高手,哪是他一個煉氣三重弱者可以挑釁的?

    頓時。

    卡隆把手里的長刀丟給一位手下,攥緊拳頭說道:“本來見你識時務,還有點喜歡你的。沒想到你現在卻狂妄不羈,竟然想挑戰煉氣五重的高手,哼……為了不浪費時間,我親手把你教訓一頓,讓你知道天高地厚,不要找死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身形一晃,朝著葉瞳撲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蒼老的聲音,從藥奴口中傳出。

    卡隆猛然間感覺,自己的喉嚨一緊,身軀也在頃刻間停頓下來。就在他駭然轉頭的一瞬間,感覺到周身十幾處地方,遭受到迅猛的擊打,撕心裂肺的疼痛,也如潮水般涌遍全身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藥奴抓著卡隆的后衣領,直接把他拍在地上,然后踢垃圾似的一腳踢出去,幽幽說道:“我家小主要挑戰你的手下,那是你手下的福氣,你要是再敢亂插手,老夫把你宰了給大樹當糞肥!”

    亞森和另外兩人被嚇到了,只感覺頭皮發麻,渾身發緊,動都不敢動彈半下,他們清楚大哥的實力,那可是煉氣七重的強者啊!怎么就被這般輕易的……給收拾了?

    這老家伙,到底是誰?

    難道是先天境界的強者?

    自己四人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樣的老怪物啊?

    卡隆咳出兩口鮮血,恐懼的寒意從尾椎骨直襲后腦,剛剛這老家伙動手,他沒有感受到絲毫的征兆,更別說躲避了,擁有這種實力的人,絕對不是煉氣九重的修煉者能夠做到的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

    他一定是先天強者!

    卡隆推斷出這個結果后,抬起手臂狠狠給了自己一耳刮子,他千算萬算沒有算到,有朝一日竟然會搶到一位先天境界的強者身上,是嫌自己活得太長了嗎?

    “前輩……”

    “閉嘴。”

    藥奴一瞪眼,然后翻臉比翻書還快,立即笑意吟吟的對著葉瞳說道:“小主,您想挑戰誰,盡管放手去做,他們要是敢拒絕,老奴扒了他們的皮,抽了他們的筋,然后把他們剁成肉泥喂兇獸。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四人聞言,頓時倒抽了口涼氣。

    好狠的老家伙啊!

    四人欲哭無淚,眼巴巴的看向葉瞳,希望這個好像很受老怪物尊重的少年,能夠放他們一條生路。

    葉瞳的興致,被四人的模樣破壞,擺手說道:“把他們身上所有東西扒干凈,然后讓他們滾蛋!”

    “脫!”

    藥奴雖然詫異葉瞳會饒對方性命,但還挺欣賞這種風格。

    卡隆滿腔憋屈,卻不敢有絲毫的反駁。倒是亞森嘴唇蠕動,祈求道:“能不能給留條絨褲?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藥奴閃電般的一巴掌,直接把他拍飛。

    最終。

    四人全身一絲不掛的捂著敏感部位,狼狽的逃竄進遠處的灌木叢中。

    藥奴噙著笑意,看著他們背影消失的方向,感嘆道:“小主的性格,倒是沒有徹底被老主人影響,最起碼,內心中還有幾分純善,如若換做是老主人,恐怕手起刀落,地上只會留下四具尸體。”

    葉瞳撇嘴說道:“也不一定,說不定一把毒藥撒出,直接讓他們化作一灘血水。”

    “對對對。”

    藥奴的笑容燦爛不少,看著葉瞳的眼神愈發滿意。隨后,他發現葉瞳沒有再吭聲,便直接翻動起四人留下的東西。

    衣服,瓷瓶,銀票,藍銀……

    藥奴翻找的很仔細,同時也對那四位笨賊“搶劫不成反被搶”的下場感到好笑。

    “咦?”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