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十六章 迷蹤陣

    銀晶?他們竟然有銀晶?

    葉瞳眼睛猛的一亮。

    他渴望得到銀晶,因為吸收銀晶里蘊含的靈力,能夠加快他的修煉速度,原本葉瞳打算深入金鸞山脈后,多搜羅一些奇珍異果,多獵殺一些兇獸,然后帶出去出售,用來購買銀晶,沒想到一場令人啼笑是非的打劫,劫匪竟把一顆銀晶主動送上門。

    這簡直就是雪中送炭啊!

    葉瞳抓過銀晶,隨著體內所剩不多的元氣運轉,銀晶內的靈力被他慢慢抽取,然后引導著流入體內經脈中。

    吸收,煉化。

    這個過程變得緩慢,但葉瞳體內的元氣數量,增加速度卻比之前快了數倍,原本,他需要大半日才能夠恢復的元氣,吸收銀晶內的靈力后,只用了一個多時辰便恢復如初。

    “小主,如何?”

    藥奴發現葉瞳從修煉中醒來,立即詢問道。

    葉瞳滿意說道:“吸收銀晶內的靈力,在修煉方面的確能夠事半功倍,這顆銀晶我先使用,回頭再給你購買一些。”

    藥奴笑道:“全憑小主做主。”

    這一夜。

    兩人就在湖畔度過,除了有幾只體型巨大的野獸騷擾,被藥奴輕易趕跑,便再沒遇到危險。整整一夜修煉,葉瞳體內的元氣,比之前增加了不少。通過他的研究發現,如果把這顆銀晶內的靈力全部吸收,他體內的元氣數量,將會增加一倍左右。

    “半月之數。”

    葉瞳自信,吸收完銀晶內的全部靈力,需要半個月左右。到那時候,他的修為將會再進一步,突破到煉氣四重境界。

    藥奴迷惑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葉瞳微微一笑,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,而是提了個問題:“藥奴,你曾經服用過增加修為的丹藥吧?”

    藥奴點頭:“自然服用過,主人雖然最擅長的是煉制毒藥,但也會煉制一些增加修為的丹藥,對了,咱們珍藥坊就有增加修為的丹藥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咱們珍藥坊有增加修為的丹藥?”

    葉瞳瞪大雙眼,大聲說道:“你再給我說一遍!”

    藥奴說道:“咱們珍藥坊就有增加修為的丹藥,我之前沒有跟您說,是發現您并不怎么在意修為境界,幾乎所有的心思,都用在解毒方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葉瞳心底滋生出一股頹敗感,自己這前身還真是……糊涂。葉瞳深吸一口氣,詢問道:“每顆丹藥的效果如何?數量有多少?”

    藥奴說道:“按照小主您現在的修為,一顆丹藥蘊含的藥力,能把您的經脈撐破。數量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少?”

    葉瞳發現藥奴在遲疑,頓時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很多。”

    藥奴說道。

    葉瞳聞言,立即說道:“有那么多增加修為的丹藥,哪里還用得著到金鸞山脈深處拼死拼活?收拾下,咱們回去。”

    藥奴苦笑道:“小主,不能回去。”

    葉瞳問詢道:“你是擔心童家?”

    藥奴搖頭說道:“童家在老奴看來,只不過是跳梁小丑。縱使咱們現在回去,童家族人也不敢明目張膽對咱們出手。老奴想說的是,那把大火,應該已經毀掉那些丹藥,就算咱們回去,也再無丹藥可用。”

    “被毀了?”

    葉瞳的聲調徒然提高好幾個節拍。

    藥奴點了點頭,一臉苦笑的說道:“應該是,我在收拾殘垣之時,就發現盛放丹藥的瓷瓶,有著明顯燒灼跡象,由此可以判斷,里面的丹藥恐怕已毀。”

    暴殄天物啊!

    葉瞳有些欲哭無淚,恨不得抓著藥奴暴揍一頓,藥效能夠撐破自己經脈的丹藥,價值可想而知,然而一場大火,就這么燒沒了?

    心疼,肉都疼。

    葉瞳默念十幾遍清心咒,才把那份負面情緒緩解掉,陰沉著臉朝著第三山方向走去:“趕路,進山。”

    藥奴悻悻干笑,默不作聲的尾隨其后。

    金鸞山脈里的一座座山峰,越是往里越是高聳,也更加的陡峭難攀,當兩人翻山越嶺,驅逐野獸,闖毒瘴,過沼澤,來到第五山的半山腰處時,夜幕再次降臨。

    涼風習習,花香四溢。

    藥奴雖然修為很強,但葉瞳并沒有放松警惕,在半日前,他就隱隱覺得有些心神不寧,仿佛被什么東西盯上。占卜推算一番,結果卻是今日不會遇到任何危機。

    “小主。”

    藥奴取出干硬的肉餅,送到葉瞳面前。

    葉瞳接過來,詢問道:“你有沒有危機感?在咱們周圍,好像有某些東西存在。”

    藥奴說道:“有人跟在咱們后面,中途休息的時候,老奴回去探查過,卻一無所獲。對方應該是先天境界的強者。”

    有人跟蹤?

    葉瞳想到之前的占卜結果,意識到對方對自己沒有敵意。不過,這般被對方在后面尾隨,他心里也有些不爽,取出四塊玉石,他研究了這片區域的地形,然后在數百米范圍之內,布置下一個困陣。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葉瞳在樹上刻上一排字,沉聲說道:“咱們繼續趕路,你保持警惕。如果發現后面還有人跟蹤,記得告訴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藥奴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一刻鐘后。

    一道靚麗身影出現在這片區域,當她來到那棵刻字大樹下后,美得令人窒息的容顏上,頓時流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閣下一路尾隨,應該很是辛苦,今晚,你就在此休息吧!”

    休息個鬼!

    穆千嵐之前和溫藥齋的管事常五有過約定,三日之內要去溫藥齋購買那株鐵環草,結果趕到后,便得知鐵環草已經被葉瞳買走。

    她很好奇,珍藥坊被燒,葉瞳接下來會在哪里落腳,在她打聽的時候,遇到童開山帶著很多家奴,正在到處尋找葉瞳的蹤跡。看那氣勢,好像是要對葉瞳不利。

    后來,穆千嵐發現了身受重傷,被人斬掉一臂的童開山,從他口中得知葉瞳的去向,金鸞山脈,她出來歷練,并沒有固定的目的地,因此,穆千嵐當機立斷,便經過十里亭,然后進入山脈之內。

    不過令穆千嵐郁悶的是,不但沒有追上葉瞳,反而遇到了四個暴露狂,青天白日渾身赤裸,竟然還企圖打劫她,當她迎上那四雙充滿**的眼神后,幾乎沒有半分遲疑,長劍出鞘,直接把對方閹割成活太監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,她從四人口中得知葉瞳的消息,還知曉四人全身半片綢布未見,始作俑者便是葉瞳和藥奴。

    因此。

    穆千嵐哭笑不得的繼續追趕,終于在半日前追上兩人,就這么悄無聲息的尾隨在后面,想要看看接下來的時間,葉瞳兩人還會遭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應該,是珍藥坊的老奴。”

    穆千嵐認為自己被發現,只有先天境界強者才能辦到,而葉瞳身邊的那位老奴,就是先天境界強者。

    “算了!”

    “既然被發現,那就沒必要再隱藏行蹤了。”

    “結伴在金鸞山脈探險,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。”

    穆千嵐辨認好方向,快速追了過去。

    然而,一刻鐘過去,她的表情變得極其精彩,看著面前那棵大樹上的字跡,整個人都懵了。她確定自己沒有迷路,按照葉瞳兩人留下來的蛛絲馬跡,她原本有自信很快就能追上。可是,現在是什么情況?

    穆千嵐不信邪,再次閃身追去。

    一次次離開,一次次返回。

    經過整整五次試驗后,她才難以置信的意識到,自己應該是被困在了陣法之內,而這陣法具有雙重功效:迷幻和困人。

    “葉瞳……”

    穆千嵐氣急敗壞的怒吼,見識過葉瞳布陣的能力,她用頭發梢都能想得到,困住自己的這個陣法,就是出自葉瞳的手筆。

    日出日落,斗轉星移。

    葉瞳和藥奴進入金鸞山脈的第五天,終于翻過十座山,進入一片谷地山林之中。

    山之美。

    在于巍峨高聳,險峻挺拔,懸崖峭壁,峰巒重疊;在于云蒙樹梢,霧流澗谷,綠林揚風,白水激澗,在于草木青翠之上,好鳥相鳴其間,晨曦中那一抹微光,暮色中那一抹晚霞。

    如畫卷,如詩篇。

    葉瞳喜歡這樣的環境,無處不在的生機,仿佛能夠洗滌自己的心靈,連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,都隱隱加快幾分。

    藥奴慢慢從后背上取下龍頭拐杖,側耳傾聽,表情變得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“小主。”

    葉瞳問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藥奴說道:“幾里地外,有修煉者在戰斗。數量不少,實力很強。”

    葉瞳融合記憶后,還沒見過修煉者們群起廝殺,略作思索,便開口說道:“咱們悄悄湊過去,隱藏在暗中觀察。我對修煉者們之間的戰斗,很好奇。”

    藥奴猶豫道:“如果我沒猜錯,那些戰斗的修煉者,幾乎都是先天境界的強者,說不定有人比我的境界還高。冒然湊過去,很容易被他們發現,也很容易遭到他們的敵視。小主,不如咱們繞開,別多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葉瞳搖了搖頭,說道:“強者廝殺,觀摩他們的戰斗風格和技巧,對我很有幫助。咱們將來想要變強,少不了要與敵人戰斗。提前見識下,以后也能做到心里有數。”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