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十七章 付出與回報

    一男兩女。

    男的英俊異常,女的秀美柔弱。

    三人此時已經傷痕累累,被十幾名服飾統一的黑衣人圍攻,局勢險象環生,隨時都有遭受致命傷害,然后被殺身亡的結局。

    “是他?”

    藥奴嘀咕一聲,臉上流露出一絲惋惜神色。

    葉瞳聽力敏銳,隱隱聽到藥奴的嘀咕聲,壓低聲音問道:“你認識誰?”

    藥奴玩味笑道:“紫袍青年,幾年前我曾跟著主人外出過一次,與他有過一面之緣,他是紫府郡郡王第二子,被譽為紫府郡最杰出的修煉天才,穆曉晨,幾年前,他才十八歲的時候,便突破到先天境界,與天網帝國那位妖孽公主相比,也僅僅只有半年的差距。”

    穆曉晨?

    紫府郡郡王第二子?

    葉瞳眼底閃過精光,嘴角的笑意也蕩漾開來,他討厭紈绔子弟,卻不討厭精英天才,尤其是這紫府郡郡王之子,如果能結交一番,將來在這紫府郡,應該能橫行霸道,看誰不爽就打誰的臉了吧?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橫行霸道,那是紈绔行徑。”

    葉瞳干笑著在心底腹誹,目光重新透過枝葉縫隙,朝著前方的廝殺場面看去。

    結交,最佳辦法便是雪中送炭,救人于危難之中,畢竟,救命之恩大于天,但穆曉晨認識藥奴,即便救了對方性命,對方哪怕知道是自己的決定,恐怕依舊會把大部分的恩情,記在毒魔霍藍秋身上。

    救人,結交,嗯,也是個技術活。

    葉瞳細嚼三個詞語,然后拍了拍藥奴的肩膀,順手抓起一根草葉,咬在嘴角走出灌木叢,在戰場不遠外停下來。

    藥奴雖不想現身,但卻無法改變小主的決定,只能拄著龍頭拐杖,看上去一副風燭殘年的模樣,慢吞吞的跟在葉瞳身旁。

    穆曉晨身陷囹圄,傷勢愈發嚴重,這令他那顆心如墜冰窟。

    絕望!

    漸漸占據他的內心。

    只是,他心有不忍,兩位紅顏知己恐怕要陪著自己戰死此地。同時,他對于左營的殺手們,也更加的痛恨。

    葉瞳和藥奴的出現,令在場所有人都微微色變,尤其是那位唯一沒有動手的黑衣大漢,劍眉挑起,眼底寒光閃爍。

    此番截殺。

    他們經過多次推演,最終選擇在這渺無人跡的第十山,然而,突然出現的兩人,卻超出他們之前的預想。

    “是他?”

    被圍攻的穆曉晨,看清楚來人后,雖然不認識葉瞳,卻辨認出藥奴的身份,幾年前的相遇,他對毒魔霍藍秋,甚至霍藍秋身邊的老奴,都格外的關注。

    這一刻。

    穆曉晨看到了一絲希望。

    葉瞳嘴角咬著草葉,抱著雙臂笑瞇瞇的說道:“來到這深山老林里,本覺得無聊透頂,未曾想這里倒是挺熱鬧,嘖嘖,這么多人圍殺三人,竟然還需要浪費那么多時間,真是笨的出奇。”

    穆曉晨逼退面前黑衣殺手,大聲說道:“兩位可是霍藍秋霍前輩身邊人?我是紫府郡郡王之子穆曉晨,曾與霍前輩,以及藥奴前輩有過逢面,不知藥奴前輩可否還記得?”

    藥奴眼觀鼻鼻觀心,默然不語,權當是沒聽見對方的話。

    穆曉晨面色微變,再次咬牙說道:“藥奴前輩,請您出手相救。化解這場危機后,我自當重謝。”

    藥奴依舊沉默。

    葉瞳來了興致,把嘴角的草葉吐掉,笑瞇瞇的問道:“我喜歡你說的‘重謝’二字,當然嘛!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,這是無可厚非的事情,只不過,我很好奇的是,你所謂的重謝,到底‘重’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穆曉晨摸不清葉瞳的身份,但聰明絕頂的他,還是意識到藥奴好像以這少年馬首是瞻。頓時,他大聲問道:“你需要什么?”

    需要什么?

    葉瞳心里暗笑,掏出懷里的銀晶后,在手里把玩稍許,便故意松手掉落在地上,頓時,葉瞳仿佛化身戲精,大驚小怪的蹲下身子,滿臉心疼的嚷道:“哎喲喲,本小主就剩下這么一顆銀晶,怎么還能掉在地上?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十顆銀晶。”

    穆曉晨眼睛一亮,為自己看破葉瞳心思振奮,大聲承諾道。

    “耶……”

    葉瞳心頭火熱,立即做了個手勢,準備讓藥奴救人。

    穆曉晨不清楚葉瞳發出的怪音是何意思,但看到葉瞳的手勢,他便斬釘截鐵的說道:“二十顆就二十顆,我們堅持不住了,快來幫忙。”

    二十顆?

    葉瞳面色一滯,眼睛眨了幾下。

    隨即,他的視線移到自己揚起的手指上,這姿勢……是“耶”,好像也是“二”啊!葉瞳反應過來,頓時有些哭笑不得,不過陰差陽錯間的誤會,能令自己多得十顆銀晶,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藥奴,救人。”

    那位唯一沒有動手的黑衣大漢,腳步虛晃,身影已經擋在葉瞳和藥奴面前,他就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劍,散發著凌厲氣勢,森然說道:“左營辦事,兩位當真要插手?”

    左營?

    藥奴微微變色,隨著他佝僂的身軀漸漸挺得筆直,澎湃的氣息從他身上爆發,葉瞳或許不了解左營,但他卻清清楚楚,因為他……曾經也是從左營那血海尸山中走出來的狠角色。

    龍頭拐杖揚起,拇指觸摸到微微凸起的按鈕。

    藥奴的左手里,更是出現六把柳葉形飛刀,每一把飛刀的刀刃出,都泛著幽藍色光澤,那是涂抹劇毒的痕跡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黑衣大漢暴然而起,層層疊疊的刀光,企圖把藥奴籠罩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……”

    三把柳葉形飛刀,呈“品”字狀路線激射,盡管被黑衣大漢手里的長刀給擋住,但也把黑衣大漢的攻擊給破掉。

    “靜若處子,動若脫兔。”

    這句話在藥奴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,他不動時如垂暮老人,風燭殘年,老態龍鐘,但當他動的時候,則瞬間變得鋒芒畢露,矯健敏銳。

    黑衣大漢先天四重境界,比藥奴的修為還要高上一重,兩人頃刻間殺成一團,并且在藥奴的引導下,漸漸與穆曉晨所在方位拉近距離。

    “斬……”

    藥奴拇指用力,龍頭拐杖底部彈射出半尺長尖錐,突如其來的殺招,劃破黑衣大漢的面頰,在對方瞳孔收縮,身形暴退的時刻,他如虎入羊群,剩余三把柳葉形飛刀射中三位圍攻穆曉晨的黑衣殺手,龍頭拐杖也帶起一道道殘影,刺穿三人要害。

    聲東擊西,效果立竿見影。

    葉瞳站在遠處,暗暗為藥奴的戰術喝彩,他曾經對戰兩只劍齒狼的時候,戰術中就包含這一種,隨著一個瓷瓶被葉瞳丟出,腳尖輕踢,便踢飛到十幾米外。

    “還剩兩刻鐘。”

    葉瞳看著黑衣大漢憤怒交加,再次朝著藥奴撲去,嘴里輕聲嘀咕道。

    用毒!

    威力很強的劇毒!

    這是葉瞳親手配制的毒性最烈的毒藥,無色無味,迎風傳播,按照配方顯示,即便是先天境界的強者,吸入體內過量,也會中毒身亡。

    不過。

    他不愿意把所有的希望,都壓在毒藥上面,掩飾性的把手伸進懷中,然后祭出生死簿,翻到黑頁,隨著真元輸入,黑頁上浮現出十幾個名字。

    葉瞳研究過生死薄,他發現只要自己注入真元,生死薄上就能顯示出身邊之人的名字,當然,這個距離只能維持在十多米左右,再遠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烏姆巴托!”

    葉瞳觀察片刻,便鎖定這個名字。

    他經過百年研究,已經清楚生死簿上的名字,哪一個字跡更深,就代表著對方的實力越強。然后他只需要馭氣重新把這名字書寫一遍,然后注入元氣,就能夠抽取對方的元氣,而那位黑衣大漢,修為是十幾位黑衣殺手中最強的,所以他能判斷出來對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觀察!

    尋找機會!

    葉瞳需要在藥奴和烏姆巴托廝殺到緊要關頭,出其不意的帶給創傷,即便殺不了他,也能讓他遭受到巨大的影響。

    強者廝殺,稍有差池,便是身死道消的結局。

    三位黑衣殺手被殺,穆曉晨三人的壓力驟減,即便渾身傷痕累累,但全力搏殺之下,暫時可以自保。藥奴和烏姆巴托兩人的廝殺,也愈演愈烈,短短幾分鐘時間,藥奴身上便血跡斑斑,傷痕累累,而烏姆巴托雖然修為上面比藥奴要強出一點,但藥奴曾經身經百戰,戰斗經驗極其豐富,也令烏姆巴托遭受到不輕的創傷。

    “喝……”

    藥奴騰空而起,龍頭拐杖朦朧難尋蹤跡,層層疊疊的影像,如同潮水般涌向烏姆巴托,他已經使盡全力,連最后的底牌,威力最強的招式都使用出來。

    強者相逢勇者勝。

    烏姆巴托在和藥奴廝殺的時候,震驚的發現藥奴的一些廝殺手段,跟他在左營學到的廝殺手段幾乎一模一樣,這種情形雖然令他不解,但廝殺到這種局勢,他也爆發出最強一招,刀影席卷,呼嘯而出。

    “就是此時。”

    葉瞳的眼神勉強鎖定兩人,終于在此刻發現了機會。沒有絲毫猶豫,便迅速把真元輸入到生死簿中,迅速寫下“烏姆巴托”這個名字。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