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三百二十五章 月旋碟

    年輕伙計露出驚訝神色,要知道,一般來到店鋪里的客人,一旦要求見管事,那恐怕就是大買賣,而眼前的年輕人,雖然看上去雖然氣度不凡,但從穿著上來看,也不像是身懷重寶之人。

    “您稍等!”片刻后,一位中年男子跟著那名伙計來到葉瞳面前。

    “客人您好,我是道緣樓的管事,您可以稱呼我為月管事,不知貴客如何稱呼?”中年男子笑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姓葉!”

    “葉道友年紀輕輕,竟然就突破到筑基期,看來定是某個大門派或者某個大家族的絕世天驕吧?不知您來我們道緣樓,想要出售何物?”月管事笑著問道,他稱呼葉瞳道友,說明他的修為境界也突破到了筑基期。

    在東睦大陸,先天境界通常都只能算是武者,只有到了筑基期,才會被認為是修道者,相互之間以道友稱呼。

    進入廳房。

    葉瞳看著房門被人從外面關閉之后,取出兩枚空間錦囊,交到月管事手里,開口說道:“我聽聞你們道緣樓做買賣,向來是童叟無欺,信譽很好,所以希望你們估價能令我滿意,否則我不介意換一家。”

    月管事微微一笑,當他打開第一個空間錦囊后,臉上的笑容頓時就僵住了,抬頭重新看向葉瞳后,眼底精光閃爍,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葉瞳幾眼,隨即又打開第二個空間錦囊。

    “葉道友,我需要點時間。”月管事的呼吸突然間變得急促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沒問題。”

    半個時辰后,月管事統計出這些物品的總價值,一千三百二十萬顆金晶。

    “葉道友,您覺得如何?”月管事把價格報給葉瞳后,心里隱隱有些期待,如若這筆交易能夠做成,他可以保證能凈賺百萬顆金晶。

    “不夠,再加些。”葉瞳一臉淡然的說道,其實葉瞳也不知道這些東西價值多少,但他很清楚無奸不商,對方肯定留有了足夠的利潤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月管事思索片刻,咬牙說道:“一千三百五十萬顆金晶,這是我能承受的最高價格,否則您可以去別家問問,但我可以保證,不會有人比我道緣樓給的更高了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,我要元晶。”葉瞳緩緩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您稍等!”

    “先不著急,我想知道你們道緣樓,有沒有飛行器?”葉瞳攔住月管事,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聽到葉瞳的話,月管事心神一動,身體又坐回到了椅子上,笑道:“自然有,而且我們道緣樓的飛行器種類,絕對是整個夢幻城最多的,價格也是最為公道的。”

    葉瞳微微點了點頭,牙眼倌告訴過他,這道緣樓的飛行器很出名,聽說每年都能賣出去幾個。

    “帶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跟在月管事身后,兩人來到二樓,在一間寬闊的廳房里,葉瞳看到了三種飛行器,其中有兩種都有相同款式的好幾個,唯獨一種只有一個。

    “飛行器,既是法寶,使用前就需要先將其煉化,煉化后的飛行棋,不但具有很強的防御力,速度也是極快,這三種飛行器的價格,都有明碼標價,我們這里不講價,您可以隨意挑選。”月管事含笑說道。

    三種飛行器,數量最多的那一種,外觀與紫陽龍舟有些相像,價格也比紫陽龍舟低一些,只需要八百八十萬顆金晶,每日能飛行六千五百里。

    那種外觀很像蝙蝠的飛行器,需要一千三百萬顆金晶,每天能飛行一萬里地。

    最后只有一個的飛行器,外觀很像圓盤,叫做月旋碟,通體漆黑如墨,價位很高,需要一千八百萬顆金晶,每天能飛行一萬五千里地。

    “這家伙是不是計算過我身上有多少錢?”葉瞳扭頭看向了月管事,以他的心性,要買自然就買最好的,可最好的也是最貴的。

    葉瞳現在身上的確有一些錢財,加上剛剛出售物品得到的一千三百五十萬顆金晶,足夠買下月旋碟,但買完之后,他身上的財富也就所剩無幾,甚至連欠東宮家族的錢都還不起。

    不過最終,葉瞳還是選擇了月旋碟,雖然它的價格很高,但速度夠快,防御力也是最強的,哪怕是筑基后期強者全力一擊,都不能破開它的防御,高空飛行,面對六級飛禽類兇獸,都不用顧忌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葉瞳又拿出了數百萬金晶和一些材料,湊夠了購買月旋碟的金晶,交給了月管事。

    “數目正好。”月管事清點完葉瞳拿出的一些銀晶和金晶元晶,臉上的笑意就沒有斷過,今兒這生意他算是賺了不少。

    葉瞳接過月旋碟,滴血煉化之后,月旋碟化作一道流光,直接貼附在他的手腕處。

    在葉瞳的手腕上,看上去只是多了一個月旋碟的外觀圖案,但葉瞳的意識,卻是能夠探進月旋碟的內部,里面裝飾很奢華,就連一些價值不菲的生活物品都有,一旦將月旋碟放大,直徑很長,內部空間足以容納上百人。

    葉瞳踏出道緣樓的時候,身上還剩下四萬三千六百顆元晶,一百五十顆金晶,這讓葉瞳心中苦笑不已,辛辛苦苦干十年,一把就回到了解放前,這也讓葉瞳決定,在前往雪族城池的路上,斬殺一些兇獸出售,盡量湊夠十萬顆元晶。

    深夜時分,葉瞳已經離開夢幻城百里,當他祭出月旋碟,在面前放大之后,令其維持到直徑二十米的程度,葉瞳從開啟的門戶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嗯?倒是有點像地球上的飛機啊。”

    寬敞的空間里,葉瞳在一個陣盤之前坐下,這個陣盤是用葉瞳的神識控制的,可以改變方向,也能控制飛行高度,畢竟葉瞳已經把月旋碟煉化,里面所有的功能,他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將幾塊元晶放進晶槽里,葉瞳神識一動,操縱著月旋碟升空而起,朝著雪原方向飛去,月旋碟飛行的高度足有萬米,而上面定盤針,能夠準確的確定飛行的方向,即便時不時的穿過云層,都不用擔心在空中迷失方向。

    “太耗錢!”

    幾日后,葉瞳操縱著月旋碟降落在雪原一處山谷內,從里面踏出來后,葉瞳將月旋碟收起,俊朗臉龐上,浮現出幾分苦笑。

    經過這幾日的測試,葉瞳發現,月旋碟飛行一整天,足足需要消耗十顆元晶,也就是一百顆金晶,以這種消耗速度,哪怕把月旋碟白送給一些先天境界的修煉者,恐怕他們都用不起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雪寒城。

    皇宮大內一棟精致樓閣里,雪族四公主嵐裳面色慘白,雙目無神,即便窗外美景如畫,她卻沒有半分的欣賞之意。

    “四公主!”

    一位秀美侍女來到嵐裳身后,為她披上一件白色外袍,眼神里流露出幾分擔憂。

    嵐裳緩緩轉頭,嘴唇蠕動了幾下,最終沒有說出任何話,她的孩子死了,在七日前被人暗殺致死,這讓嵐裳痛苦絕望不已,她流干了眼淚,卻沒辦法改變這個事實。

    “四公主,您已經多日不吃不喝,身體會受不了的,還是吃些東西吧!”侍女輕聲說道。

    忽然,嵐裳站起身,親手系好白色外袍,轉身走到桌前,拿起那把鑲嵌著寶石的長劍,朝著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四公主,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跟來。”

    嵐裳踏出樓閣,走出院門,消瘦的身影沿著小道朝著宮門方向走去,在剛剛離開之后,幾道身影起起落落,消失在各個方向。

    皇宮另外一處宮殿內,嵐魏聽到屬下的匯報,眼底流露出森然殺機,他派人偽裝左營殺手,在最近兩個月里,已經襲擊了朝中多位重臣,甚至還謀劃殺害他的外甥。

    嵐魏在等機會,因為他了解他的父皇,除非他那位被父皇當成是心頭肉的四女兒被殺,才能真正激起他的殺意。

    “寒衛們都準備好了?”嵐魏冷冷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都準備好了。”

    身穿銀色戰袍的中年男子,眼中的殺意涌動,說道:“只要四公主膽敢踏出宮門半步,便會被咱們的人盯住,如若城中方便動手,便會在城中取她性命,如若找不到機會,就只能等她出城。”

    “她還敢出城嗎?”

    嵐魏皺起眉頭,盡管他曾經很喜歡四妹妹,但此時他顯然已經顧不得那份兄妹情份,“吩咐下去,哪怕全部戰死,都必須讓寒衛盡量在城中將她擊殺,留下左營殺手的標記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中年男子答應一聲,閃身消失在房門處。

    嵐魏在房間里來回走動,心里則是在思索整件事情的得失,隨著時間流逝,嵐魏終于有些安耐不住,轉頭說道:“影,咱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您不適合過去,萬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萬一,我會小心一些,隱蔽在暗中關注,她不死,沒辦法令父皇暴跳如雷,也不可能讓他下定決心。”嵐魏咬牙說道。

    皇宮大殿,身為雪族帝王,嵐恒獨坐殿內王座上,他的表情有些猶豫,也有些怒意,左手上的扳指被他轉的飛快,顯然內心正在思考著很重要的問題。

    “陛下,四公主出宮了。”一道虛影憑空出現,隨著他的身體變得凝實,是一位渾身籠罩著白袍的消瘦男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!我最喜歡她,而她卻也是最了解我,她現在出去,是在告訴我,她要用自己當誘餌,把那幕后黑手給找出來。”嵐恒的笑聲很冷,起身走下大殿,當他踏下最后一個臺階后,厲聲喝道:“你親自帶人過去,保住她的性命,查清楚要殺她之人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消瘦男子答應一聲,身影又變得模糊起來。

    嵐恒攥緊拳頭,眼神里殺機涌動,他隱隱猜出那幕后黑手是誰,但卻不愿意相信,因為一旦確定真是他,整個雪族都會震動,朝堂之上更會動蕩不安,這對整個雪族來說,都是一件極為不利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千萬不要是你啊!否則,我真的會殺死你,哪怕你是……”嵐恒朝著宮殿大門外看了眼,慢慢轉身返回到王座前坐下。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