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9.第9章 帝尊很傲嬌

    這個世上還從來沒有人敢這么對帝尊喊話,這個小姑娘真是吞了老虎膽了!

    季云昊簡直想把寧雪陌活活掐死的心都有了!

    他正要再出手去封她那張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嘴。一直飄飄前行的帝尊的轎子忽然停住了!

    所有跪著的百姓的心也幾乎跟著帝尊的轎子一齊停擺,不由自主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頭伏的更低,倒顯得趴在鐵籠子上的寧雪陌鶴立雞群一樣。

    寧雪陌其實也豁了出去。

    這個季云昊已經起了殺機,她就算僥幸通過什么驗貞獸的檢驗,季云昊也有的是辦法將她處死--

    在這個皇權大于天的大陸,她這個還沒恢復功夫的小蘿莉可沒有力量和這個皇子斗--

    胳膊擰不過大腿嘛!所以她要趁這個機會博取一個生機,下一著險棋,死中求活!

    她睜大眼睛盯著遠處那頂青天白日的轎子,恍惚覺得似有一雙冰涼的眼睛淡淡落在她的身上,讓她心中一寒!

    帝尊的轎子既然停住,給季云昊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再對寧雪陌出手,跪伏在那里,不敢再動。

    轎中人不知道對轎旁的屬下吩咐了什么,一個垂髫童子向著轎子躬身領命,身形一起,在空中留下一道淡淡殘影,幾乎是一眨眼,就落在了廣場正中。

    那童子看上去也就八九歲,墨色的發垂落如絲緞,粉嫩嫩,白生生的一張小臉,臉上的表情卻很沉穩。他在鐵籠前一站,瞥了一眼寧雪陌,再看一眼季云昊:“公正!帝尊只要這兩個字,此女如果被冤枉,即刻放人,同時追查陷害她的主謀。如果此女非冤枉,已失貞,則將此女凌遲處死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季云昊對著這個童子不敢有絲毫怠慢,躬身答應。

    寧雪陌瞥了一眼大街上已經遠去的轎子,再看看帝尊派過來的還沒她高的小豆丁,有些胃疼。

    這帝尊也太傲嬌了,她喊的這么聲嘶力竭的,就派了這么個小童子過來--

    一個八九歲的孩子做監督人,真的靠譜嗎?

    她開口:“這位仙童,此事不公平!”

    那童子詫異地挑了挑眉毛:“你還想要什么公平?”

    寧雪陌答的爽快:“小女子被人冤枉,受了這么大的罪,又是被關鐵籠,又是暴曬,還被人扔臭雞蛋爛菜葉,可以說是受了天大的委屈,如果真的證明小女子是冤枉的,怎么能只是即刻放人這么簡單?怎么著也得讓六王爺給小女子一個賠償才對。小女子畢竟是帝尊的小徒孫,給小女子公平也是給帝尊公平……”

    她字字句句都扯‘帝尊’的大旗,季云昊恨的牙癢癢,偏偏還反駁不得。

    那童子瞧了他一眼:“六王爺,你怎么說?”

    季云昊躬身:“如果寧姑娘確實被冤枉沒有失貞,小王情愿給她一個側妃的名分,待她及笄后,八抬大轎抬她過門。而且永不休棄!”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