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四章 是因為她

    韓三千對面坐著一個婦人,妝容精致,穿金戴銀,舉手投足間展露著一股貴婦氣質。

    “三千,你肯來見我,我很高興。”婦人名施菁,韓三千的母親。

    面對三年未見的親生母親,韓三千內心卻毫無波動,甚至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誰能想到,我這個被忽略的韓家小兒子,還有派上用場的一天呢?我沒想到,你也沒有吧。”韓三千嘴角上揚,帶著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三千,我知道三年前的事情對你來說很不公平,可這是你奶奶決定的,我也沒有辦法。”施菁情緒有些激動的說道。

    韓三千搖著頭,說道:“三年?原來在你眼里,不公平僅僅是三年前而已?”

    “十三年前,他十二歲,生日蛋糕上只有他的名字。你們都替他高興,可是你們忘了,我僅僅比他小了五分鐘而已,從那時候開始,不公平就已經降臨在我頭上,整整十三年,他用一張嘴征服了你們所有人。而我呢?不管我怎么努力,不管我在學校成績有多優秀,你們從來沒有看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他坐牢,你會來看我一眼嗎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韓家無人繼承,你還會想到這世上有個人叫韓三千嗎?”

    “她不配當我奶奶,你,也不配當我媽。”

    施菁聽到這些讓她無法反駁的話,掩面而泣。

    “韓家欠我的太多,我要一一拿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她說了,她不想被人看不起,不想再成為別人眼里的笑話。”

    施菁深吸了一口氣,平復著自己的情緒,說道:“云城將會成立一個新的公司,由你全權負責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這是她對我的考驗嗎?就算是韓家青黃不接,她依舊在懷疑我的能力?”韓三千目光如炬的看著施菁,新的公司,說得好聽點讓韓三千當老板,可韓三千知道,這不過是她奶奶為他設下的一重考驗而已,只有把云城的公司做好,他才有機會繼承韓家。

    施菁點了點頭,沒說話。

    “行,我會讓她知道誰才有資格繼承韓家,讓她知道小看我的后果。不過這一切,我并不是為韓家而做,而是為了她。”

    當韓三千離開酒店房間之后,施菁拿出了電話。

    “媽,他答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他不要讓我失望,不然我就算是把韓家所有財產捐出去,也不會給他留一分錢。”

    施菁欲言又止,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,因為不只是韓家老太太,哪怕是她,也更看重韓三千的哥哥,如果不是逼不得已,她這一輩子也不會來云城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一個重磅消息在云城掀起驚濤駭浪。

    燕京韓家要在云城設立新公司,作為華夏房地產行業巨頭,必然能大力推動云城發展,無數雙眼睛盯著韓家的新公司,希望能夠尋求合作。

    三天后,韓家正式在云城掛牌,弱水房產。

    正當人們在奇怪韓家新公司的名字為什么這么怪異的時候,一顆巨石再次砸下。

    弱水房產買下了城西所有未開發的荒地,要打造出一個全新的城區,沒有人會懷疑弱水房產的實力,甚至消息一出,就有很多人認定了今后的云城,城西將會是最繁華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時間,弱水房產的公司門欄都快被踏破了,無數合作找上門,希望能在城西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蘇家經營著建材生意,自然也想分一塊蛋糕,而且有人懷疑燕京韓家,就是送聘禮的韓家。

    這可是把蘇家那幾個沒有結婚的女人高興壞了,興奮得幾天幾夜沒有睡好覺,畢竟嫁入燕京韓家這件事情的誘惑力實在太大。

    只可惜這件事情很快就被否定了,因為蘇家上門尋求合作,不管誰出面,都被弱水房產拒絕,而且拒絕得非常痛快。

    這天,蘇家所有親戚到場,在公司里開了一個內部會議。

    蘇家老太太坐在董事位置,看著焦頭爛額的親戚,開口說道:“這一次我們的競爭對手不少,但是你們應該清楚,一旦能夠和弱水房產達成合作,對蘇家來說好處有多大,甚至有可能讓我們成為云城一線家族,所以我們絕不能錯過這個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媽,我們所有人都試過了,連弱水房產的老板都沒見著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弱水房產八字不合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給咱們送聘禮的韓家,根本就不是燕京韓家。”

    眾人垂頭喪氣,蘇家老太太怒其不爭的說道:“現在你們已經把無能推給八字不合這種無稽之談了嗎?弱水房產一日沒有決定好合作方,我們蘇家就有機會,沒有見著,就去公司門口等著,每個人輪流一天。”

    每個人輪流一天,就站在弱水公司門口,這不是給人看笑話嗎?

    在場的蘇家親戚個個都是好面子的人,這種丟臉的事情他們可不愿意去做。

    蘇迎夏低著頭,這一幕正好被蘇海超看見,心中冷笑,這種苦力活她去干做合適,還想躲?

    “奶奶,迎夏最近沒什么工作,我們手里的活很多,要不就讓她一個人去吧。”蘇海超提議道。

    這句話頓時引起了其他人的附和。

    “對啊,反正蘇迎夏也沒事情做。”

    “總不能讓她在公司里當米蟲吧,既然要靠公司吃飯,自然就要為公司賣力。”

    “這件事情讓她去做,最合適不過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低著頭可不是在躲,而是手機振動,有人給她發來了信息。

    信息是韓三千發來的,內容也很簡單。

    爭取機會,和弱水公司談合作。

    蘇迎夏不知道韓三千為什么要發這樣一條短信給她,其他人都碰了一鼻子灰,難道她出面就能夠談妥嗎?

    “迎夏,你愿意嗎?”蘇家老太太目不斜視,看都沒看蘇迎夏一眼。

    蘇迎夏對于這種苦力活已經習以為常了,凡是完不成的任務,要背黑鍋的事情,哪一次不是她去做的。

    “奶奶,我愿意。”蘇迎夏說道。

    金海超得意一笑,說道:“迎夏,你可別偷懶,要是錯過了見弱水房產老板的機會,你可承擔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這可是我們蘇家的機會,你別嘴里答應得痛快,實際上卻偷懶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這樣吧,找個保安跟著她,免得她不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聽著這些話,蘇迎夏恨得咬牙切齒,她也是蘇家的人,可是坐在這個會議室里,卻被當作外人對待,還要人監視她?

    “鑒于她以前辦事不利的前科,我覺得找人跟著她這個提議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這么認為。”

    一幫親戚全部都在點頭,蘇家老太太也認同,說道:“既然這樣,你就帶一個人在身邊吧,有什么事情,也好幫你分擔一下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捏著拳頭,非常不服氣,想到韓三千給她發來的信息,沖動之下脫口而出:“你們放心,我不會偷懶,我會把這個合作談下來。”

    這話一出,整個會議室瞬間安靜了下來,可很快就響起了嘲笑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蘇迎夏,你不會是腦子抽風了吧,我們都沒有辦到的事情,憑你能做到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這是本年度我聽到的最大笑話,快笑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蘇海超眼前一亮,抓住了把蘇迎夏一家人踢出局的機會。

    雖然蘇迎夏一家不受重視,可她終究是蘇家人,今后奶奶死了,必定會分掉一些家產,但是能夠把蘇迎夏踢出蘇家,分財產的人可就少了一個。

    “蘇迎夏,這話可是你自己說的,要是做不到怎么辦?”蘇海超說道。

    蘇迎夏說出口其實就后悔了,可是她現在反悔,必定會真的成為笑話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辦到了,我今后給你端茶倒水,叫你一聲夏姐。你要是做不到,滾出蘇家,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