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六章 簽訂合同

    還有幾個蘇家同輩人也在,看著蘇海超莫名其妙的笑起來,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海超,發生什么事情了,有這么好笑嗎?”

    “你別顧著自己笑,趕緊也給我們說說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是蘇迎夏臨陣脫逃了吧?”

    蘇海超捂著肚子:“媽的,把老子笑得肚子疼,蘇迎夏真他媽是個煞筆啊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,你倒是快說啊。”蘇家幾個同輩人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。

    “這個瘋婆娘,居然讓韓三千那個廢物,用電瓶車載她去弱水房產,她腦子抽風了吧。”蘇海超說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辦公室里爆發出了爽朗的大笑,沒一個人能忍住,全部笑得人仰馬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她這樣去談合作,弱水房產能搭理她嗎?”

    “我看她已經放棄了吧,也是,咱們都沒有談下來的合作,她怎么可能行呢。”

    “海超,你這一招可是用得好啊,蘇迎夏這次死定了,被趕出蘇家,今后分財產的時候,可就沒她的份了。”

    幾個年輕人沆瀣一氣,沒一個人相信蘇迎夏能做到這件事情,甚至他們已經做好準備看笑話了。

    “萬一她死皮賴臉的反悔怎么辦?”有人擔心的說道。

    蘇海超冷冷一笑,好不容易找到機會把蘇迎夏踢出蘇家,他怎么可能給蘇迎夏反悔的機會呢?

    “你們放心吧,我有辦法讓她滾出蘇家,到時候你們只要跟我站一邊就行了。”蘇海超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們當然和你同一陣線。”

    “蘇迎夏可是沒少讓我們蘇家丟臉,這一次把她趕出蘇家,咱們以后也就不用被外人笑話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韓三千那個廢物,多少次讓我抬不起頭,現在終于可以和他撇清關系了。”

    弱水房產。

    韓三千放好車之后,看著一臉緊張的蘇迎夏,笑著說道:“放心吧,我已經和同學說好了,直接簽合同就行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對于韓三千的同學沒有多問,而且這次蘇家的競爭對手很多,蘇家并不具備任何優勢,光靠一份同學情誼,真的能換來這么大的合作嗎?

    “你的同學,不會跟你鬧著玩吧?”蘇迎夏說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不會,我跟他是鐵哥們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見韓三千很有信心的樣子,蘇迎夏也提起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昨晚的對話,雖然沒有讓兩人感情急速升溫,但一些隔閡已經消除了,蘇迎夏也知道,不管她心態怎么樣,這件事情必須要去面對。

    走進公司,蘇迎夏還沒開口,前臺的工作人員就走到了她身邊。

    “請問你是蘇小姐嗎?”職業包裙,身材高挑的女子面帶職業性微笑。

    蘇迎夏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,說道:“是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請你跟我來。”

    電梯直達弱水房產頂樓,蘇迎夏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跳出來了,雖然還沒有簽訂合同,但是這樣的待遇,已經讓她看到了曙光。

    當電梯門打開的時候,一個中年人已經恭候多時。

    “蘇小姐你好,我叫鐘良,城西項目的負責人,和貴公司的合作也是我負責。”鐘良自我介紹道。

    蘇迎夏愣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鐘良笑著繼續說道:“老板應酬很多,所以他一般不會出面,蘇小姐如果有什么問題的話,可以盡管告訴我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連連搖頭,慌張的說道:“不不不,我沒有問題,只是……我們還沒開始談合作啊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老板的吩咐,合同已經準備好了,我已經在上面簽了字,蘇小姐看過之后如果覺得沒問題的話,只要簽字就行了。。”鐘良說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蘇迎夏驚愕的看著鐘良,雖然弱水房產的老板是韓三千的同學,可蘇迎夏做夢都沒有想到會這么順利,弱水房產竟然已經把合同都準備好了!

    “鐘哥,你……你沒跟我開玩笑吧?”蘇迎夏不敢置信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沒有,這都是老板親自吩咐的,請跟我來吧。”鐘良說道。

    跟著鐘良進了辦公室,蘇迎夏看了看合同,沒有任何問題,而且這份合同對于蘇家來說利潤很大,市面上任何一家房產公司都不可能做出這么大的讓利。

    “鐘哥,你確定沒有跟我開玩笑嗎?”蘇迎夏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,她要是能把這份合同帶回蘇家,還有誰敢小看她,還有誰有資格說她沒用?

    鐘良把自己的鋼筆遞給蘇迎夏,說道:“當然不是開玩笑,蘇小姐覺得沒問題的話,簽上字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口干舌燥,這一切來得太順利了,看來韓三千和他這個同學的關系當真不淺啊。

    可他,怎么會認識這么厲害的人呢。

    合同到手,蘇迎夏走出弱水房產,就像是丟了魂一樣。

    遠處有個鬼鬼祟祟的家伙看到這一幕,趕緊拿出了電話,給蘇海超報信。

    蘇海超收到這個消息之后,大快人心,并且謀劃著馬上召開內部會議,他要在會議上把蘇迎夏趕出蘇家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韓三千走到蘇迎夏面前,看她失魂落魄的樣子,心想難道是鐘良招待不周嗎?

    “簽合同了。”蘇迎夏看著韓三千,語氣木訥的說道。

    韓三千笑了笑,說道:“既然已經簽合同了,你干嘛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?”

    蘇迎夏不是失魂落魄,而是這種感覺讓她太不真實,就像是做夢一樣。

    這時候,蘇迎夏的手機響了起來,看到蘇海超這三個字之后,無奈的說道:“蘇海超還真是迫不及待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這一次他肯定要失望了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都是你的功勞,要不是你的話,我們家就完了。”蘇迎夏感激的看著韓三千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情除了你之外,不要讓任何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蘇迎夏不解的看著韓三千,這件事情足以改變韓三千在蘇家的地位,他為什么要隱瞞呢?

    “以后你會知道的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蘇迎夏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騎著小電驢,韓三千把蘇迎夏送到了公司,然后來到小賣部。

    和老板相視一笑,雖然沒說話,但老板知道,韓三千口中的時機,已經到了。

    蘇家公司會議室里,所有親戚悉數到場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昨天吹下的牛,今天就原形畢露了,我還真以為她有什么本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蘇迎夏能有什么本事,我們都談不下來的合作,她怎么可能辦到。”

    “海超,趁著你奶奶還沒來,我得提醒你,一定要讓蘇迎夏付出代價,絕不能讓她耍賴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必須要趁這個機會把蘇迎夏一家人趕出蘇家。”

    親戚間七嘴八舌,蘇家老太太到場之后,他們全都閉上了嘴。

    會議室大門打開,蘇迎夏走進來。

    “蘇迎夏,昨天說過的話,你應該還沒忘吧?”沒等蘇迎夏坐下,蘇海超就迫不及待的說道。

    蘇迎夏一臉淡然的樣子,看著蘇海超說道:“你說過的話,沒忘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當然沒忘,但是有什么關系呢?你沒有談下合作,我說過什么根本不重要。”蘇海超得意的說道,從眼線那里收到的消息,已經足以說明蘇迎夏失敗了,她要是成功了,又怎么可能失魂落魄呢?

    “奶奶,合作我已經談下來了,而且已經簽訂了合同,您過過目。”蘇迎夏把合同遞給老太太。

    蘇家一幫親戚頓時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蘇家老太太也抬起了眼皮,說道:“你已經簽了合同?”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