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七章 愿賭服輸

    蘇家親戚伸長了脖子,想看看合同的內容,因為他們不相信蘇迎夏真的能夠把合作談下來,在場的人,幾乎都出面了,連弱水房產老板的面都沒有見著,蘇迎夏憑什么呢?

    她在蘇家地位卑微,一向不受人待見,就沒有人真正把蘇迎夏當作親戚對待,可她要是把合作談了下來,萬一受到老太太的重視怎么辦?

    其中最不愿意相信的就是蘇海超,因為蘇迎夏談來了合作,就意味著他今后要給蘇迎夏端茶遞水,而且還得喊一聲夏姐,這可是恥辱。

    “蘇迎夏,你隨隨便便自己擬了一份合同,誰信啊,我看你連弱水房產老板的面都沒有見著吧。”蘇海超冷嘲熱諷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的確沒有見到弱水房產的老板。”城西項目由鐘良全權負責,而且他也說過了,老板很忙,這一點蘇迎夏也能夠理解。

    當蘇迎夏說出這句話之后,蘇家親戚躁動了,個個怒目相視。

    “蘇迎夏,你居然敢自己弄虛假合同來騙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沒想到啊,你為了不被趕出蘇家,居然連這種事情都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我們當白癡嗎?拿假的合同來騙我們。”

    個個群起激憤的樣子,就像是把蘇迎夏當作敵人來對待,每個人恨得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蘇海超緊張的神情瞬間放松了下來,就像是看白癡一樣看著蘇迎夏,說道:“這種手段你也能用出來,你是不是很擔心自己被趕出蘇家。也是,你們一家三口,加上個廢物女婿,要是沒了蘇家,吃飯都困難。不過你放心,我不會太絕情,實在餓了,我也會施舍你一頓飯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聽到這話,笑出了聲,跟著附和道:“不錯,一頓飯我們還是能給的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非但沒有生氣,反而還露出了笑意,說道:“合同的真假,不是你們說了算的,我雖然沒有見到弱水房產的老板,但城西項目的負責人是鐘良,這份合同上,也是他的親筆簽名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傻子,更不會把奶奶當作傻子,造假合同這種事情,你們覺得我會做嗎?”

    蘇海超心里咯噔一下,臉色蒼白如紙。

    造假合同的確沒有任何意義,反而還會惹怒奶奶,蘇迎夏怎么會這么做呢?

    難道說,她真的談下了合作嗎?

    “蘇迎夏,我們都沒有做到的事情,你憑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蘇海超的話還沒說話,老太太揚起了手。

    抬頭看著蘇迎夏問道:“這份合同,真的是你和鐘良簽下來的,城西的項目,我們是全材料供應商?”

    “奶奶,我已經邀請了鐘良明天到我們公司,到時候真假自然就知道了。”蘇迎夏說道。

    老太太露出了笑臉,連說了三個好字。

    這三個好字聽在蘇家親戚耳朵里,就像是撞鐘擊打在了胸口,讓他們非常難受。

    蘇迎夏居然得到了萊太太的贊賞,別說把蘇迎夏趕出蘇家,今后蘇迎夏很有可能會得到重用,他們可不想蘇迎夏踩在自己頭上。

    “蘇迎夏,沒想到你運氣還挺好的啊,居然讓你辦到了。”蘇海超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,明天弱水房產的人就會到公司,即便他不愿意相信,也不覺得蘇迎夏會說這種沒有意義的大話。

    “你沒忘記自己說過的話吧?”蘇迎夏說道。

    蘇海超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蘇迎夏,這次你只是運氣好而已,就算我去,也能辦到,你難道還真要我給你端茶遞水?”

    這種恥辱的事情,蘇海超絕不愿意做,因為他是蘇家最具權利的人,而且也是最有希望繼承董事長職位的,給蘇迎夏端茶遞水,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“蘇迎夏,你別太過分,以為走了點好運就可以騎在蘇海超頭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真把自己當作功臣了,說不定我去我也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蘇迎夏,我身為長輩說一句,這件事情就算了吧,你也的確是運氣好而已。”

    幾個蘇家親戚紛紛站出來為蘇海超說話,看著他們倚老賣老的樣子,蘇迎夏氣急而笑,真是一幫不要臉的人,明明是蘇海超自己約定的事情,現在反倒是她不對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談下合作,蘇海超要把她趕出蘇家的時候,這些人還會站出來說話嗎?

    “愿賭服輸。”老太太輕聲開口道。

    這話一出,那些替蘇海超打抱不平的親戚個個跟霜打的茄子一樣,不敢再多說半句廢話。

    蘇海超表情就像是吃了屎一樣難受,雖然心里有一萬個不愿意,可奶奶都開口了,他哪里還敢不做。

    老老實實給蘇迎夏端來一杯茶水,極其不情愿的喊了一聲:“夏姐。”

    低著頭的蘇海超眼神陰毒,心中想到:這一次讓你得意,今后別想有好日子過,我才是公司里最有權利的人,想玩死你,辦法很多,遲早會把這份恥辱還給你。

    蘇迎夏接過茶水,但是沒有喝,而是放在了會議桌上,對老太太說道:“奶奶,我先回去準備資料,明天還得和鐘良談。”

    會議結束,蘇迎夏和老太太離開會議室之后,其他親戚還不愿意走。

    “蘇海超,你必須要想辦法殺殺蘇迎夏的銳氣才行,可不能讓她得到重用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如果真讓她負責跟弱水房產合作,說不定還會影響你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蘇海超臉色陰沉,如這些親戚所說,真讓蘇迎夏和弱水房產合作,他在公司的地位必然會受到影響。

    “你們放心吧,我絕不會讓這個婊子得逞的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和韓三千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蘇國耀跟蔣嵐兩人緊張的坐在客廳里,因為他們家將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鍵,蘇國耀連去參加會議的勇氣都沒有,怕親眼看到自己被趕出蘇家的場面。

    “迎夏,怎么樣了?”蔣嵐心虛的問道。

    看著父母擔驚受怕的樣子,蘇迎夏笑著說道:“你們放心吧,我們不會被趕出蘇家的。”

    蘇國耀驚愕的看著蘇迎夏,站起身不敢置信的問道:“你……你真的把合作談下來了?”

    “迎夏,你做到了?”蔣嵐也是目瞪口呆的表情。

    蘇迎夏點著頭,看了一眼韓三千,旁人都認為這是她的功勞,只有她才知道,是韓三千促成這件事情,他才是功臣。

    “對啊,談成了,連合同都簽了。”蘇迎夏說道。

    蔣嵐興奮的走到蘇迎夏身邊,一把推開韓三千,興奮的說道:“迎夏,我的乖女兒,都是媽不對,媽應該相信你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迎夏,你奶奶說什么了,蘇海超給你端茶遞水了嗎?”蘇國耀突然非常后悔沒有去參加會議,竟然錯過了親眼見證蘇海超喊夏姐的場面,真是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“奶奶說了三個好字,蘇海超也給我端茶遞水了。”看著父母開心,蘇迎夏也非常開心。

    蘇迎夏開心,韓三千自然也就開心。

    不過蔣嵐看到韓三千的笑時,卻滋生出了不滿,冷聲說道:“你笑什么笑,這是我們家迎夏的功勞,跟你有什么關系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剛想替韓三千說話,卻看到韓三千搖了搖頭,只能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你們現在可以放心了吧,沒有人可以把我們趕出蘇家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放心,沒想到我的女兒竟然這么有出息,媽媽真是太開心了。”

    一家人和樂融融,韓三千卻被排斥在外,只能默默去了廚房。

    當晚,蘇海超和他的父親,去了蘇家別墅,他不允許蘇迎夏有翻身的機會,必須要遏止住蘇迎夏的發展勢頭。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