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八章 負責人變更

    老太太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,說道:“這個合同既然是迎夏談下來的,自然要交給她負責,有什么問題嗎?”

    “媽,這件事情,你可得仔細想想啊,蘇迎夏終究是個女人,她一旦在公司里建立起了威信,對海超來說,不是一件好事啊。”蘇國林說道。

    蘇家老太太一臉不滿的看著兩人,說道:“有什么話就直說,別跟我打啞謎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韓三千雖然入贅咱們蘇家,可說到底,他是個外姓人,而且整整三年了,這個廢物什么事情都沒有做成。蘇迎夏要是掌權了公司,您就不怕咱們蘇家的產業,落在這個外姓人的手里嗎?”蘇海超說道。

    “迎夏和這個廢物根本就沒有感情,要不是我顧忌蘇家的顏面,早就讓他們離婚了,你們擔心的情況,不可能發生。”老太太說道。

    蘇海超咬了咬牙,繼續說道:“奶奶,以后的事情,誰能說的準呢,我們要以防萬一,而且合同既然已經簽訂了,換一個負責人也沒有影響,難道你要用蘇家的未來去賭蘇迎夏和韓三千的關系嗎?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老太太表情變得嚴肅了起來。

    雖然蘇迎夏現在和韓三千有名無實,但是今后的事情,誰也不敢保證,萬一枕頭風吹起來,兩人突然又變好了呢?

    城西項目對蘇家來說至關重要,能夠為蘇家在云城提升很大的地位,也就意味著這個項目的負責人,今后在公司的地位也能夠水漲船高。

    如果讓蘇迎夏籠絡了人心,蘇家還真的有可能落到韓三千這個外姓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奶奶,韓三千隱忍了這么多年,我懷疑他根本就是有目的性的,說不定,就是在等這一天。”蘇海超繼續添油加醋的說道。

    老太太一聲冷哼,說道:“就憑這個廢物,也敢覬覦我蘇家的財產,癡人說夢。這樣吧,項目由你來負責,我馬上就給蘇迎夏打電話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蘇海超竊喜不已,但表面上還是裝出一副淡定的樣子,說道:“奶奶,我不是想跟蘇迎夏搶功勞,我只是為了蘇家好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把年紀都快活成人精了,蘇海超到底是怎么想的,她怎么會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“這種畫蛇添足的話你就不用說了,你是什么想法,我很清楚。還有,以后別在我面前弄虛作假,那餅普洱喂豬都嫌磕磣。”老太太厲聲道。

    蘇海超連連點頭,說道:“奶奶說得是,今后海超一定踏踏實實做事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正在準備資料,奶奶打來的電話,讓她如遭雷擊。

    雖然這個合作談得很容易,可也是她去談下來的,怎么會無緣無故就交給蘇海超負責了呢?

    “奶奶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已經決定了,你明天給自己放個假吧。”

    聽著電話里傳來的忙音,蘇迎夏恨得咬牙切齒,她知道,肯定又是蘇海超在背后使壞,才會讓奶奶改變負責人。

    不多時,電話又響了起來,而且是蘇海超打來的。

    接起電話便聽到蘇海超得意的聲音:“蘇迎夏,你不會以為咸魚翻身的機會來了吧,我告訴你,這輩子你都會活在我腳下。”

    “蘇海超,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,這個合作是我談下來的。”蘇迎夏不甘心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么樣,奶奶讓我負責,你敢有意見嗎?按理來說,我應該給你說聲謝謝,要是沒有你,我也負責不了這個項目。不過,誰讓我們是仇人呢,你這輩子注定只能跟那個窩囊廢碌碌無為。其實這樣也挺好,混吃等死,還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沒聽蘇海超把話說完,蘇迎夏就掛了電話,氣得渾身汗毛都立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件事情是奶奶的決定,蘇迎夏知道自己改變不了什么,蘇海超在她面前耀武揚威,她也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啊!”蘇迎夏憋屈的怒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動靜驚動到了蘇國耀和蔣嵐,兩人從房間里跑到客廳。

    “迎夏,怎么回事,是不是韓三千欺負你了。”蔣嵐一臉緊張的說道,雖然韓三千和蘇迎夏成婚三年,但是蔣嵐知道,這三年蘇迎夏沒讓韓三千碰過,而且她也不想自己的寶貝女兒糟蹋在韓三千這個廢物手里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蘇國耀也是緊張的問道。

    蘇迎夏只是發泄一下而已,因為事實已經注定了,說道:“沒什么,我就是郁悶,想發泄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郁悶什么呢,你連弱水房產的合同都談下來了,今后你負責這個項目,咱們家在公司的地位肯定能夠越來越高,該開心才是啊。”蘇國耀笑著道。

    “爸,奶奶把負責人改了,不讓我負責,蘇海超代替了我。”蘇迎夏垂頭喪氣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蘇國耀錯愕的說道,合同明明是蘇迎夏談下來的,怎么會讓蘇海超負責呢?

    蔣嵐氣得直跳腳,破口大罵道:“蘇海超這個混賬東西,肯定又去你奶奶那潑你臟水了,不行,我要去找他理論。”

    眼看著蔣嵐要沖出家門,蘇國耀趕緊把她一把拉住,說道:“這件事情是媽決定的,你現在去找蘇海超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用?每次都是妥協,難道我們就應該被他騎在頭上。蘇國耀,你窩囊得還有沒有底線。”蔣嵐聲嘶力竭的吼道。

    蘇國耀又慫得不敢說話了,蘇迎夏只好說道:“媽,爸說得對,你去鬧也沒用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就這么算了?你辛辛苦苦談下來的合作,為蘇海超做了嫁衣,你甘心嗎?”蔣嵐說道。

    蘇迎夏怎么可能會甘心呢?但公司是奶奶說了算,就算不甘心,她也只能忍氣吞聲。

    這時,韓三千出現在房間門口,對蘇迎夏說道:“你放心吧,除了你之外,沒人能負責這個項目。”

    蔣嵐本就在氣頭上,看到韓三千更是火冒三丈,冷聲道:“這是我們家的事情,跟你有什么關系,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急了,合作是韓三千幫忙才搞定的,可是蔣嵐對他的態度卻這么惡劣。

    “媽,你趕緊去睡覺吧,這件事情我會想辦法的。”蘇迎夏說道。

    蔣嵐心氣不順,哪里有心思睡覺,被蘇國耀硬拽回了房間。

    蘇迎夏回到自己的房間里,關上門之后對韓三千說道:“我替媽給你說聲對不起,她什么都不知道,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介意的話,早就離家出走了。”韓三千一臉不在意的說道。

    離家出走?

    這四個字對蘇迎夏來說,直擊心房,他竟然把這里當作自己的家嗎?

    “每天白眼嘲笑,冷言譏諷,你真的一點都不在意?”蘇迎夏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比我承受得更多,我有什么資格在意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蘇迎夏呆立當場,雙手捂著臉,眼淚成串。

    你……是因為我才忍受這一切?

    第二天,蘇海超穿著自己衣柜里最貴的西服,人模狗樣站在公司門口迎接鐘良的到來。

    雖然合同已經簽訂了,但是今天的會議一樣重要,最重要的是,要讓鐘良接受負責人改變這件事情。

    蘇海超很有信心自己能夠取代蘇迎夏,因為他在蘇家公司的地位比蘇迎夏高,更具話語權,肯定可以讓鐘良感覺到蘇家對于這次合作的重視。

    遠遠看到鐘良的時候,蘇海超就迫不及待的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鐘哥你好,我叫蘇海超,是這次項目的蘇家負責人。”蘇海超伸出手,紳士的自我介紹道。

    鐘良伸手一握,蘇海超心中大喜,看來鐘良已經接受了負責人變更這件事情,蘇迎夏果然是憑運氣才談下這個合作的,有沒有她,根本就無所謂。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