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十章 強勢

    “這個垃圾,竟然敢掛我的電話,你有什么資格!”蘇海超憤怒的說道。

    蘇國林心里一沉,這件事情蘇迎夏如果不出面的話,他們可就全完了。

    “海超,怎么回事,蘇迎夏難道不愿意出面嗎?”蘇國林問道。

    蘇海超臉上泛起冷笑,說道:“韓三千接的電話,說是蘇迎夏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生病?”蘇國林吐了一口唾沫,不屑道:“我看她就是裝病,故意推脫。”

    生氣歸生氣,蘇國林智商還在線,不管怎么樣,他們也要讓蘇迎夏出面,合作事小,被趕出蘇家事大。

    “海超,走,爸陪你走一趟。”蘇國林說道。

    蘇海超一臉冷意,被韓三千掛了電話,現在心里一肚子氣,當然要去找韓三千算賬。

    來到蘇迎夏家所在的小區,蘇國林一臉嫌棄之色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蘇家最沒出息的人,竟然還住在這種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爸,他們能有個狗窩住就算是不錯了,一個月幾千塊工資,難道還能讓他們去住云頂山的別墅嗎?”蘇海超嘲笑道。

    云頂山別墅區,能住在那里,是身份的體現,蘇家老太太最大的心愿,就是能讓蘇家搬進云頂山別墅,因為只有住進那里,才算是真正摸到一線世家的門欄。

    當敲門聲響起的時候,韓三千讓蘇迎夏回了房間,既然要裝病,演戲就需要全套。

    打開門,蘇海超看著韓三千充滿了憤怒之色。

    “韓三千,剛才是你掛了我的電話?”蘇海超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。”

    蘇海超突然揚起了拳頭,朝著韓三千的臉上揮去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垃圾,有什么資格掛我電話。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韓三千以迅雷之勢一腳踹在蘇海超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蘇海超拳頭還沒有落下,砰的一聲撞在墻壁上。

    小腹傳來的劇痛讓蘇海超表情扭曲,蹲坐在地。

    “韓三千,你敢打我兒子。”蘇國林看到這一幕,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韓三千冷眼瞪著蘇國林,斥聲道:“你要是再廢話,連你也打。”

    蘇國林心里一震,這個窩囊廢的眼神,竟然讓他感覺到了害怕。

    他不是一直任人欺辱的軟蛋嗎?怎么今天突然強勢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韓三千,你他媽敢打我。”蘇海超咬著牙說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來求人,就有個求人的樣子,奶奶難道沒有給你們說清楚丟了合作的下場嗎?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這句話讓蘇國林和蘇海超兩人的憤怒瞬間消退了下去,合作挽回不了,他們可得被趕出蘇家。

    “韓三千,這件事情跟你有關系嗎?讓蘇迎夏出來。”蘇國林說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跟我沒關系,蘇迎夏是我老婆,她現在病了,家里的事情,暫時有我做主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“老婆?”

    聽到韓三千的話,蘇國林和蘇海超同時露出了嗤笑。

    “韓三千,你還有沒有點男人的尊嚴,靠女人吃飯的窩囊廢,有你說話的份?”蘇國林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這么說,蘇迎夏同意了嗎?而且你不知道蘇迎夏給你戴綠帽子了吧,你以為她是怎么談下弱水房產的合作?”蘇海超嘲笑的看著韓三千。

    韓三千眉頭一皺,蘇迎夏怎么談下合作,他當然清楚,蘇海超這番話,顯然是惡意的污蔑蘇迎夏。

    走到蘇海超面前,居高臨下的韓三千眼露殺意。

    蘇海超縮了縮脖子,莫名一陣害怕,結結巴巴的說道: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敢說她一句壞話,我要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蘇海超喉結蠕動,咽了口唾沫,竟然對韓三千的話沒有生出半點懷疑。

    “你們在干什么。”這時候,蘇國耀和蔣嵐兩人正巧回來,撞見這一幕。

    “國耀,你這個女婿好大的出息,連我兒子都敢打。”看到蘇國耀,蘇國林又恢復了他趾高氣昂的樣子,因為這個弟弟從小就窩囊,小的時候搶糖果,讀書的時候搶課本搶女朋友,沒有一次蘇國林輸過,所以他在蘇國耀面前有天生的優越感。

    而蘇國耀從小被欺負,有了心理陰影,看到這位大哥心里就害怕。

    “韓三千,你是不是瘋了,連……”

    蘇國耀的話還沒說完,被蔣嵐一把扯住。

    雖然蔣嵐心里不喜歡韓三千,可是昨晚蘇海超搶走了蘇迎夏的項目負責人,她正找不到地方撒氣呢,蘇海超被打,高興還來不及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兒子被打,那是自找的,做了虧心事,自然會有報應。”蔣嵐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蘇國林氣極,發抖的指尖指著蔣嵐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我,你指著我干什么,沒事到我家里來又是干什么,我這里不歡迎你們。”蔣嵐本就是一個潑婦,她撒氣潑來,蘇國林怎么可能是對手。

    “對啊,大哥,你怎么會到我家里來,你可是從來沒有來過啊。”蘇國耀也奇怪了,蘇家親戚,從不會到他們家來,今天難不成太陽打西邊出來了?

    蘇國林和蘇海超兩人嫌丟臉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韓三千開口說道:“弱水房產的人不肯跟新負責人談,所以他們來找迎夏幫忙了,估計奶奶沒少生氣吧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蔣嵐開懷大笑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們也有今天,也會來找我們幫忙,真是風水輪流轉啊。”蔣嵐說道。

    蘇國林的前途現在握在蘇迎夏的手里,雖然他很不服氣,但是對于蔣嵐說的話,也不敢反駁。

    “國耀,這次的事情,的確是我們做得不對,我給你道歉。”蘇國林說道。

    蘇國耀長這么大,從來只看過蘇國林強勢的一面,什么時候給他道過歉,一時間有點發懵。

    蘇海超低著頭,感覺臉都丟光了,可是對于這種情況,他只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大哥,媽給你的懲罰不小吧,不然你也不能給我道歉啊。”蘇國耀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這一次,你一定要幫我,不然我就要被趕出蘇家。”蘇國林也不隱瞞,反正已經丟臉了,只要能夠保住在蘇家的地位,他就有報仇的機會,但是被趕出蘇家,可就什么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韓三千聽到這話心里也有些訝異,雖然他想過老太太會給蘇國林施壓,可是趕出蘇家,還是遠遠超乎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不行,憑什么幫你,你以前可沒少刁難我們。”蔣嵐一口回絕道。

    “弟妹,何必做這種傷人不利己的事情呢,能夠和弱水房產合作,對你們家也有好處,我被趕出蘇家,你除了樂呵一下,還能得到什么?”蘇國林說道。

    蔣嵐仔細一想,也是這么個理,蘇國林被趕走又不會影響到她在蘇家的地位,但是能夠讓蘇迎夏負責這次的合作,意義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迎夏呢?”蔣嵐對韓三千問道。

    “病了,在休息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“病了,怎么會突然病了。”蔣嵐緊張的跑進家門,一邊跑一邊喊。

    到了房間里,看到神色如常的蘇迎夏,也不像是生病的樣子,問道:“迎夏,你哪不舒服?”

    蘇迎夏雞賊一笑,低聲說道:“媽,我沒不舒服,是韓三千故意讓我裝病的。”

    “故意?”蔣嵐一愣,隨即明白了韓三千的用意,淡淡的說道:“沒想到這個窩囊廢小心眼倒是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媽,你以后能不能別一口一個窩囊廢了。”蘇迎夏不滿的說道。

    蔣嵐瞪著蘇迎夏,說道:“這件事情他雖然做得不錯,可這種小心眼又不是什么真本事,你不能因為他做了這些事情,喜歡上他了吧?”

    “媽,我跟他結婚三年了。”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