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置

關燈

第十七章 再來一輛

    把車停在小賣部街邊之后,韓三千剛走到小賣部,老板就一臉笑意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快到夏天了,太陽大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老板下意識拿了一包韓三千平常習慣抽的煙,不過看了看A6,和韓三千現在的身份可不匹配,問道:“換煙嗎?”

    “節約點吧,省點油錢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老板苦笑著搖了搖頭:“這車的油錢,可不是抽煙能省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積少成多,要不得被罵敗家了。”韓三千拆開煙之后,給老板遞了一支。

    老板同時伸出了打火機,兩人的動作配合,默契無比,這都是時間沉淀出來的,畢竟三年了。

    老板猛嘬了一口,吐出淡淡煙圈,說道:“我早就看出你不是普通人了,蛟龍游淺灘為了什么,不就是一飛沖天嗎?”

    韓三千沒想到老板還能說出這么文縐縐的話來,笑道:“老板,你也是懷才不遇啊,怎么就甘心守著這個小賣部一輩子。”

    老板連連搖頭,說道:“我哪有什么才,家家有本難念的經,你為了女人,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韓三千不發一語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煙抽完了,韓三千把車挪到了公司門口。

    下班之后,嶄新沒掛牌的奧迪吸引了不少眼球,韓三千站在車旁,也被人當作了青年俊彥,當然,這是在那些人不知道他身份的前提之下,要知道他是蘇家的入贅女婿,恐怕早就露出不屑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“三千,這……”蘇迎夏出了公司大門,看到韓三千以及身后的新車時,一臉茫然。

    “快夏天了,太陽大,不能總騎小電驢接你吧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一個不適時宜的聲音響起:“蘇迎夏,你行啊,才當上負責人沒幾天就換了新車,你這么明目張膽,就不怕奶奶查你?”

    “白天不做虧心事,半夜不怕鬼敲門,你要是有證據,可以去揭發我。”蘇迎夏冷眼看著蘇海超,自從她當上了負責人之后,蘇海超沒少給她添麻煩,而且都是些子虛烏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蘇海超冷冷一笑,說道:“你放心,等我有了證據,不用你提醒我也會去找奶奶,你最好的小心點,別讓我抓到機會,不然我一腳把你踢出蘇家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坐上副駕駛,懶得搭理蘇海超。

    韓三千從直至終,沒有看一眼蘇海超。

    車朝著家的方向開著,蘇迎夏突然對韓三千問道:“你究竟有多少私房錢?”

    韓三千知道遲早會面臨這個問題,所以早就想好了說辭,道:“以前攢下的錢,結婚我一分錢都沒有掏,所以有一些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轉頭看著韓三千,有一些是多少,具體得有個數吧?

    昨天花了四十多萬,加上今天的,已經過百萬了!這可比他們家還有錢啊。

    不過想想,蘇迎夏沒有繼續問下去,她雖然是韓三千的老婆,但這么多年兩人經濟獨立,互不過問金錢方面的事情,沒理由深究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蔣嵐知道買了新車這回事,迫不及待的拉著蘇國耀下樓去看,這可是把老兩口給高興壞了。

    坐在新車里,覺得渾身毛孔都打開了,舒暢無比。

    “國耀,這車可不能給韓三千開啊,女兒好不容易出息了,得咱們來享福才是。”蔣嵐說道。

    蘇國耀連聲應道:“是,不過這事得你去給迎夏說,這么好的車,萬一讓韓三千有點磕磕碰碰怎么辦,他就適合騎小電驢。”

    “沒想到啊,我蔣嵐也有今天,下次回娘家,終于可以揚眉吐氣了。”蔣嵐興奮的說道。

    老兩口回到家里,蔣嵐就把蘇迎夏叫進了自己的房間。

    “媽,怎么了?”蘇迎夏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車,從今天開始,就你爸開吧。”蔣嵐說道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這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蘇迎夏話沒說完,蔣嵐就迫不及待的打斷道:“還有什么為什么,你現在出息了,難道還不能讓我們兩老享享福嗎?而且這么好的車,要是給韓三千開,他不知道愛惜怎么辦,壞了得花多少錢才能修啊。”

    “媽,這車是韓三千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別說了。”蔣嵐不耐煩的擺著手,說道:“我知道他最近接你上下班,可是你又不是隨時盯著他,讓他開這么好的車,萬一他心思不純,用這輛車去騙其他女人怎么辦,這樣吧,家里那輛豐田給他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一陣無語,這車可是韓三千買的,跟她沒有半毛錢關系,怎么能說搶走就搶走呢?

    “對了,你這才當上負責人沒幾天就換了車,你奶奶會不會查你,你做賬的時候,可得仔細點啊。”蔣嵐提醒道,蘇家其他親戚為什么能過得比他們好,就是因為在公司里職位高,撈油水的機會多,所以蔣嵐理所當然的認為買新車的錢是蘇迎夏在公司里掏出來的。

    蘇迎夏嘆了口氣,她知道蔣嵐的性格,這事根本就解釋不清,就算她說是韓三千買的,蔣嵐也不會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先出去了。”蘇迎夏得給韓三千解釋這件事情才行。

    來到廚房,看著炒菜嫻熟的韓三千,蘇迎夏一臉歉意的說道:“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韓三千不解的轉頭看向蘇迎夏,問道:“怎么了,無緣無故的,為什么要說對不起?”

    “我媽以為買車的錢是我在公司拿的,她現在非要把車給爸爸開。”蘇迎夏也覺得蔣嵐有些過分了,可蔣嵐畢竟是她媽媽,也只能任由老人家任性。

    “我還以為什么事情呢,沒關系啊。”韓三千無所謂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介意嗎?這可是你花錢買的車啊。”蘇迎夏說道。

    “他們也是我爸媽,孝敬他們,理所當然嘛。”

    蘇迎夏聽到這話,心里越發為韓三千打抱不平,他這三年來在家里可沒少受委屈,但是一點怨言都沒有,反而還對她父母這么好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吃飯了,你要是沒事,幫我拿一些碗筷出去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蘇迎夏利索的幫忙干活,老兩口不知道什么時候又下樓去研究新車了,飯桌上就只有蘇迎夏和韓三千兩人。

    “你會彈琴嗎?”蘇迎夏對韓三千問道,雖然她覺得不太可能,可背影實在是太像了,蘇迎夏覺得有必要問清楚。

    “對牛嗎?”韓三千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昨天,真不是你?”蘇迎夏懷疑的看著韓三千。

    “昨天?你不會是覺得,沈靈瑤嘴里的網紅是我吧?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“看來真不是你。”蘇迎夏心里莫名有些失落,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希望昨天那人是韓三千,或許是每個女人都有一個公主夢吧,她也希望自己有一個讓人萬眾矚目的王子。

    吃了飯之后,兩人在沙發上看了一會兒電視,九點半準時回房間。

    第二天,韓三千開著豐田送蘇迎夏上班,小賣部老板遠遠的看著,心里泛起一絲疑惑,這不是昨天才買了新車嗎?怎么今天又開舊車了。

    送了蘇迎夏之后,韓三千把豐田開去了二手車商,賣了幾萬塊,然后打車到了奧迪4S店。

    昨天那個銷售員看到韓三千之后,馬上起身迎接,他們剛還說這個話題了,很多人都覺得韓三千不會來騎車,沒想到他還真的來了。

    “韓哥,這么早就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A6還有現車嗎?”韓三千問道。

    銷售員心里一喜,問道:“還有,韓哥還有朋友要買車嗎?”

    “那就給我再來一輛吧。”韓三千說道。

    再……再來一輛。

    銷售員懵圈了,昨天不是才買了嗎,怎么今天又要,汽車雖然是消耗品,但也不至于一天就消耗得車轱轆都沒有了吧!

    “韓哥,您還要一輛?”銷售員不敢相信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恩,昨天那輛送人了。”

    銷售員震驚的看著韓三千,幾十萬的車,說送人就送人了!這也太豪氣了吧。

    他無法想象韓三千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,這么土豪的有錢人,怎么就一點都看不出來呢。

    當其他銷售員知道韓三千昨天的車送人了,今天還要一輛的時候,也是驚得外焦里嫩,更是悔青了腸子,昨天要是舍得起身去接待韓三千,也不至于錯過這種大客戶啊!

    “現在眼紅也沒用了,只能怪自己沒有財運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沒財運,這是教訓,以后有客人來了,可千萬不能隨隨便便看不起人啊,這韓哥瞧著不怎么樣,可人家隨隨便便就能把A6送人,這才是有錢人。”

    “哎,韓哥也太低調了,也不怪我們看走眼啊。”

    又是刷錢交車,昨天同樣的步驟,今天又來了一遍,不過擺在韓三千面前,還有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。

    那就是這輛車,得怎么給蘇迎夏交代。

    三天時間,花了一百多萬,要說他只是有一點私房錢,這種鬼話韓三千自己也不信啊。

    臨走的時候,小電驢還是留在了4S店。

    等到下午,韓三千同樣先去了一趟小賣部。

    老板看到韓三千的新車,由于沒上牌,所以也不知道他又換了一輛,早上的疑惑也就打消了。

    不過今天的韓三千明顯有點不一樣,看得出來他非常緊張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今天特別緊張,是給老婆準備了什么驚喜嗎?”老板問道。
电子游艺白菜平台